第3章 探病相遇

第三章 探病相遇

晚饭姚燕语是在自己的屋子里用的,姚凤歌病的这些日子,自己早就添了小厨房,厨娘都是姚远之早就送过来的,生怕女儿吃不惯京城厨子做的饭菜,特意送了江南的厨子来。

陆夫人居然叫人送了两个菜给姚燕语,送菜过来的人说:“太太的话,本来要设家宴请姑娘过去,但一来是国孝在,咱们家又不比别人家,弄不得表面一套背里一套的事;二呢,三奶奶也病着,想来三奶奶也希望二姑娘多陪在身边,所以二姑娘这几日也不用上去了,只管陪着三奶奶。太太还说,请二姑娘不要拘礼,如果有什么不习惯的,只管说。下人有不听话的偷懒的也尽管打出去。”

言外之意很明显,你还不是继室,不是我们家的媳妇,晨昏定省不是你分内的事儿,你是来陪你姐姐的,只管在你姐姐身边呆着就成。还有一层意思就是,虽然说得隐蔽,姚燕语还是听懂了:国孝还在,不许不庄重,弄出难听的事情来。

姚燕语站起来听这丫头说完,应了一个“是”字之后,转头看了一眼翠微。翠微忙拿了一个荷包上前去递给了这丫头。

丫头也不扭捏,接了荷包给姚燕语福了一福:“奴婢谢姑娘赏。”便退了出去。www.jygfa.com 玫瑰小说网

姚燕语看着门帘落下方缓缓转身靠在榻上,心里暗暗地琢磨,既然这几日不用去上房请安定省,那不如好好地谋划谋划将来该怎么办。

给苏玉祥当二老婆这样的事情她是不肯干的。跟他约法三章以后井水不犯河水,他搂着他的美妾过日子,自己站着正室的位置独善其身?这是不可能的。

别的不说,单从子嗣上及说不过去。嫡子未出,不管是妾还是通房,跟夫主过夜后必须喝避子汤,这是大云朝写入律法的规矩。

哪个世族大家如果弄出庶长子这样的事情,轻则没了前途,重则以宠妾灭妻之名定罪,如果妻子娘家势力大,说不好还得有牢狱之灾。

所以姚燕语知道自己如果想弄‘占着茅坑不拉屎’这样的事情根本不可能。苏家和姚家都不会饶了她,七年无所出才能被休出门,到那时,嫁妆什么的恐怕都得留给下一任继室。况且,她也等不了七年。

翠微送了上房的丫头回来,看见她家姑娘一个人靠在榻上想事情,一脸的为难,上前去低声问:“姑娘,天色不早了,您还要不要去瞧瞧三奶奶?我刚听见丫头说三奶奶把汤药又吐了。”

姚燕语忍不住皱眉:“这到底是什么病嘛!大姐姐在家的时候身子一直好得很么……”

“姑娘……”姚燕语话未说完便被翠微摇头制止,翠微又上前两步贴在姚燕语的耳边悄声劝道:“这话可不能乱说,是会让人误会的。”

也是。姚燕语无奈的笑着点了点头,这院子里可不只是自己带来的人,还有侯府的人。

翠微扶着姚燕语的手臂慢慢地把人搀起来,低声劝道:“姑娘,咱们还是去瞧瞧三奶奶吧。若是三奶奶的病能好的话,该多好。”翠微看着姚燕语微蹙的眉头,心想她们家姑娘自从知道自己要进侯府给苏姑爷当继室以后,这脸上就没笑过。

姚燕语忽然心中一亮,是啊,如果姚凤歌不死的话,自己不就可以不给苏玉祥续弦了么!

两江总督府的女儿就算是庶出也没有给人做妾的道理,这话可是她小时候亲耳从那个精明爹的嘴里听到的。如果能以姚凤歌的病做筹码的话,是否可以换得自己的自由身呢?

自己已经进了侯府,嫁妆都带来了,应该不会再回姚府了。不做继室,那么就算是贵妾了。只要是妾,那么就由姚凤歌做主。如果能说服姚凤歌放自己出府去个清净的庄子上过自由日子,岂不很好?

姚燕语主意一定,连日来的抑郁散开,心里也痛快了不少。

带着翠微进姚凤歌的卧室,李嬷嬷正看着大丫头珊瑚给姚凤歌擦脸。姚燕语便轻着脚步上前,说道:“我来吧。”

珊瑚忙回头给姚燕语见礼,姚燕语拿过她手里的帕子,重新从温水中绞过,上前去坐在床沿上给姚凤歌细细的擦脸,然后又拿过她的手来,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擦,另一只手却摁在她的脉搏之上,用心的听脉。

姚燕语在现代时进修的是西医,是一位心外科博士。

穿越过来之后是个六岁的小姑娘,平时没什么事儿就翻家里收藏的书籍。姚家家族算不上大世家,祖上数到三代原是商家,到了姚远之祖父那一代自觉天下银钱已经赚足,又羡慕读书做官的人可以封妻荫子,便广置田地弃商从农,让自己的子侄专心读书。

姚远之的父亲从科举出身,一生兢兢业业坐到户部尚书。老爷子遵从祖训,尊师重道,扩建私塾学堂,教子有方,姚远之亦从科举出身,头脑手段比祖父更好,如今是两江总督。

正是因为有一位喜欢读书人的祖宗,姚家的大书房里藏书很多,也很杂。姚燕语偶然一次机会翻到了一本失传已久的医书,便悄悄拿回自己房里研究。

有了医书相伴,姚燕语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阁生活便有了消遣。反正她既不喜欢针黹刺绣,也不喜欢琴棋书画,对厨艺什么的也不怎么上心。唯一肯花心思的也只有这本医书。

古代行医没有西药,没有手术刀,靠的都是那些中草药还有银针。对于姚燕语这个外科大夫来说,这是一个不小的遗憾,她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有一套像样的手术刀,就算是闲着没事儿拿着玩儿也好。

为了结合实践,她在院子里养了很多猫狗鸡兔,还有各种能搜罗种植的中草药。当然,她弄这些的真正心思是不会说的,那样会暴露自己的逆天,会被当成妖孽绑到柴堆上烧掉。

姚家的下人都说二姑娘喜欢奇花异草,喜欢养猫狗,是个心善的人。上头老太太和太太却无所谓,反正养这些东西也不算出格,又花不了多少钱,养就养呗。

于是十年如一日,医书上的精妙医术被她吃了个透。

此时,姚燕语借着给姚凤歌擦手的时候暗暗地为她把脉,把脉后心里却是一片疑团。

从姚凤歌的脉象上看,她也不过是气血两虚,肝郁心结,肾水亏而肺火旺,所以会咳嗽,睡不好觉,没精神,心情烦躁什么的。但这些毛病凡事深宅大院里的女人几乎多少都有那么一点。成天勾心斗角的,谁能没个心事?可心事再重也不至于三年下来就要了小命吧?

姚燕语把姚凤歌的手放进薄被中,看着她昏昏沉沉的样子,转头问李嬷嬷:“姐姐的药呢?”

李嬷嬷叹了口气,说道:“刚喝了两口就吐了。老奴就没敢再让主子喝,主子现在一闻到药味就吐……”喝了这么久了这病也没治好,人已经这样了又何必再受那个罪。

姚燕语点点头:“还有么?端来给我看看。”

李嬷嬷只当是姚燕语要给嫡姐喂药,便没多说,只把头一偏,无声的眼色瞟过去,旁边一个丫头便端着一碗汤药上前来递给了翠微。翠微转手递给姚燕语,姚燕语却没去喂姚凤歌而是把药碗凑到鼻尖轻轻地嗅了嗅,又浅浅的尝了一口。

“二姑娘?”李嬷嬷觉得很奇怪,二姑娘这是要干什么呢?

姚燕语没理会李嬷嬷,尝了一口汤药后便把药碗还给了翠微。又微微蹙着眉头看了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姚凤歌一眼,半晌才说:“姐姐这个光景,叫人看了真是心酸。”不管怎么样,先打一张感情牌过去再说。反正她之前跟姚凤歌也没什么矛盾,姐妹情深总没有错。

李嬷嬷听了这话顿时红了眼圈儿:“谁说不是呢。”

姚燕语轻轻叹了口气,吩咐:“这屋子不开窗户,不通风,那熏香就先撤了吧。”

李嬷嬷还没说什么,刚刚端药碗的丫头便回道:“可是主子素来厌烦药味,又睡不好,这是太太专门教人送来的安神香……”

姚燕语微微侧目看过去才发现,这丫头并不是姚凤歌的贴身丫头珊瑚,也不是姚家给姚凤歌的任何一个陪嫁丫头。这丫头是定候府的人。

“姑娘恕罪,奴婢多嘴了。”丫头忙低下头,弓着身子往后退了几步。

李嬷嬷刚要解释什么,门口传来门帘声和丫头的声音:“三爷回来了。”

姚燕语忙从床上站了起来,李嬷嬷则带着几个丫头匆匆往外迎了几步。苏玉祥已经翩然而入,姚燕语已经微微福身:“燕语见过三爷,三爷安好。”

苏玉祥看见姚燕语的时候愣了愣,微微笑道:“我说外头有几个眼生的丫头婆子,原来是妹妹在这里。”

“我来看看姐姐,听说她把晚上的汤药吐了。”姚燕语微微低着头,躲开苏玉祥打量自己的视线。

“哎,你姐姐这病……”苏玉祥沉沉的叹了口气,面带哀色。撇开姚燕语走到床前,慢慢地坐下来,牵了牵薄被,给姚凤歌盖的严密些。

你是想闷死她么?六月天里管着窗户盖着被子,还弄那么严密?姚燕语在心里吐了个槽。

苏玉祥只坐了一会儿便站起身来,走到姚燕语跟前,很客气的说道:“你来了,你姐姐应该能宽心些。这里丫头婆子虽多,但都没用,你来了我也就放心了,你们姐妹情深,你姐姐到了这个份儿上,就劳烦你多多费心了。”

姚燕语低了低头,只留给苏玉祥一团乌沉沉的发髻:“三爷放心,燕语必当尽心照顾姐姐。”

苏玉祥点了点头,又微微一笑:“天色不早了,早些休息吧。你姐姐这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的身子也要紧。”

“多谢三爷体贴。”姚燕语心想你前面让我多费心,后面又让我早些睡,还真是前言不搭后语啊!

推荐阅读:

长生不死,从洞天福地开始 修仙大佬被读心,三个哥哥超宠她 丞相夫人爱狗如命 大佬绝嗣?孕吐后小可怜一胎三宝 忍界大文豪 官路枭雄 综漫群聊:我在mc邀请万界 魔說 顾渊步履无声 纨绔竹马太难嫁 被我渣过的阴间男主反穿开盒了 医道都市风云 孟飞薛冰莹 吹牛成真了,那就不算吹牛咯 小凤凰他又在找爹 咸鱼系统带我躺赢[快穿] 真灵路 我,外交官!让龙国领先万年! 穿越七零做娇妻,禁欲兵王轻一点 卫家女 成了偏执美人的软饭A 酒厂仍有我的传说 末日,我的系统有亿点屌 南风未眠[破镜重圆] 美人妈二嫁香江大佬 钓鱼盘了老板娘 霸总文学里的清流他总想跑 何处夕落 当万人迷拿了炮灰剧本 神眷 魅魔的品格[综英美] 第一驱魔人[玄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