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诸多打算

第十九章 诸多打算

镇国公韩巍是尚主的驸马爷,凝华长公主是当今皇帝一母同胞的嫡亲妹子,是定候的母亲大长公主的亲侄女。所以镇国公府和定候府之间算是至亲,苏玉蘅又从小在大长公主跟前长大,跟镇国公府里的几位公子小姐很熟悉,进镇国公府也是熟门熟路。

今天做棋社东道的是镇国公和凝华长公主的嫡次女韩明灿。

镇国公嫡长女韩明烨汉阳郡主于去年春天敢在太后薨逝之前跟直隶总督嫡长子成婚。当时这桩婚姻是有些仓促,但是太后的意思,要在闭上眼睛之前看见最疼爱的外孙女成亲。

韩明烨随夫去了直隶,镇国公府中还有一个嫡次女,以及镇国公嫡亲兄弟的两个庶女明琅和明玦。今天二姑娘这次邀请各王公贵族府中年龄相仿的贵女们来府中一举,明琅和明玦自然也要过来帮着张罗。

苏玉蘅带着姚燕语跟韩家姐妹互相认识见礼的时候才发现,镇国公府的嫡女和庶女的名字都各有讲究,嫡女的名字从火,跟公子们是一样的,庶女的名字侧从玉。

想苏玉蘅和自己的名字都是跟嫡女一脉下来的,定候府嫡女庶女,皆是草头,而自己和三妹的名字也都从瑞鸟上来,只是从暗处做分别:嫡女为凤,庶女为燕雀。www.jygfa.com 玫瑰小说网

看来长公主的规矩的确比定候府和总督府更胜一筹。因此姚燕语便更加确定自己在镇国公府一定要小心谨慎,不能走错一步被人拿捏了,以后更是步步难行。

韩明灿果然如姚凤歌所言,性情温和大方,跟苏玉蘅的性格有几分相近之处,都是不拘小节的人。

只是这位韩二姑娘从容貌上稍逊一筹,不如苏玉蘅长得妩媚。而且她的下巴偏左的地方有一个疤痕,虽然不甚明显,但也的确坏了她的相貌。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大方的性格和雍容的行事态度更加珍贵。姚燕语跟她接触片刻的功夫,便暗暗的想,果然是国公和长公主的女儿,气度绝非一般贵女可比。

这次来人不少,诚王嫡女,燕王嫡女,庶女,敬候嫡长女嫡次女,安国公府嫡次女,庶女,汾阳伯嫡长女,宰相府嫡次女,庶女等都来了。在镇国公府后花园里最宽敞的一处浣月斋里齐聚一堂,端的是莺声燕语,很是热闹。

苏玉蘅拉着姚燕语给她介绍各府的姑娘,姐姐妹妹的一大堆。

姚燕语被胭脂香粉的气味给弄得头晕眼花,只想跑出去找个清净的地方吹吹风透透气,可也只能忍着,耐着性子带着微笑跟在苏玉蘅一侧同这些姑娘们一一打招呼。

俗话说,千人千性格,万人万脾气。

韩明灿是个雍容大度的人却并不代表各府来的姑娘们也都雍容大度。当苏玉蘅拉着姚燕语跟诚王嫡女云瑶郡主打招呼时,云瑶只是淡然一笑,看都没看姚燕语一眼。

苏玉蘅微微皱了皱眉头,也不理论,拉着姚燕语转身,并悄悄地攥了攥她的手。

姚燕语侧脸朝着她微微笑了笑:无所谓的,何必为这些事情不开心。

苏玉蘅也笑了,拉着姚燕语去院子里的芭蕉树下看那便一组对弈的,并悄声说:“她是郡主身份,骄傲些是有的。”

姚燕语点头:“我知道。没关系的。”郡主又怎样?我犯不着惹她,更求不到她,大家相安无事就好。

这边姚燕语在镇国公府里周旋,却不知道她那一对嫡兄嫡姐正在祺祥院里议论她。

姚延意安静的听姚凤歌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把玩着茶盏良久不语。

姚凤歌轻声问道:“我现在拿不定主意的是,让她离开侯府呢,还是留下。让她离开,我心有不安,她救了我的命,好像我这里却容不下她。若是不让她离开,三爷对她的那份心思昭然若揭,我怕早晚会弄出什么丑闻来。”

看着姚延意沉思不语,姚凤歌继续说道:“她跟了三爷,对我来说不过是多了一个人添堵,反正我这屋里莺莺燕燕的不少,也不多这一个人。可咱们家的名声到底不好,三妹将来如何嫁人?嫁人后,她有个给人做妾的姐姐,将如何跟各府的夫人奶奶们往来交际?”

姚延意点头:“妹妹这话极是。父亲曾静说过,我们姚家的女儿,纵然是庶出也不能给人做妾。否则将来你跟那些少夫人们在一起吃茶叙话的时候,家里有个给人做妾的妹妹,脸面何在?更别说留在这里给你添堵。”

“可是,让她去庄子上……”姚凤歌一来是不忍,而来是病怕了。

“去庄子上没有必要。”姚延意沉思了片刻,又不相信的问了一句:“她当真医术如此了得?”

姚凤歌苦笑:“哥哥还不相信,你只看我的状况还不明白?上次大哥送她来的时候,我是个什么状况?这才过了多少日子?其实我也想不明白,她从小就是个省事的,从不多言多语,更不喜欢出什么风头,是什么时候学得了这样的好本事?”

“此事虽然透着蹊跷,但也不算十分古怪。你说她是用针灸之法为你治病的,我恍惚记得家中哪个婆子说,二姑娘院子里养了好些猫狗鸡兔的,整天被二姑娘拿银针扎。”

姚延意手指漫不经心的瞧着几案,之前他们都没把这个庶妹当回事儿,如今看来真是小瞧了她。早知道她有这样的本事,恐怕父亲绝不会送她来定候府。不过,她不来定候府,自己嫡亲的妹子怕早就没命了。

想到这些,姚延意又忍不住一阵感慨。世间这些事情,冥冥中总有定数。

姚凤歌却一时语塞,难不成自家二妹就是用在那些猫狗鸡兔身上练出来的针灸术给自己治病的?

思来想去,姚延意终于有了个主意:“我们家在京城也有一所老房子,不如就叫人收拾出来让燕语搬过去吧。反正她进侯府的时候也没对外声张,只当是家里放心不下你的病叫她来照顾几日也说得过去。现在你的病好了,她不愿在这里住就带着仆妇下人回家去。有你在京城照顾,想来也没什么大事。”

还有一层意思姚延意没说,不过姚凤歌也多少明白。姚远之的两江总督已经连任了八年,虽然这是个极美的肥缺,但到底是远离京城这个权力的中心,有很多事情诸多不便。

如果能调回来,凭着他这几年的政绩肯定是能进内阁的。到时候一家人在京城,岂不更好?

推荐阅读:

末世大佬穿七零,军婚甜蜜蜜 最废皇太子 柠檬不加糖 赛博朋克:企业战争 喵神医日记 他觊觎兄长的小青梅 网游之精灵宝可梦 焰焰白日 当游戏道具照进现实 怪物[校园] 宠妃作妖日常 春明茶馆 大道混元录 金刚不坏大寨主 荒海计划[机甲] 谁家庭院裁绫罗 Npc和诡异才是真爱 今夜宜贪欢 带着某音去种田 邪者横行 风流村医自由的沃土 顶尖猎杀 手搓逢魔驱动器,惊爆天才校花 美食计 综武:人在大明,打造无上仙朝 我以书卷掌万法 装病男友 思恋手札[破镜重圆] 风水秘藏 宝岛女友直播奔现,网友集体破防 当太子变成农家子 从厨艺精通到追星全能[娱乐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