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出府无望

第二十章 出府无望

姚燕语从镇国公府回来,先去陆夫人那里坐了坐,说了几句闲话便回了祺祥院。姚凤歌见了她自然很是欢喜,先让她回房去换衣服,又准备了香茶和时鲜水果亲自来后院跟她说话。

对于姚凤歌亲自过来,姚燕语还是很惊讶的。毕竟嫡庶之间还是有分别的,姚凤歌有什么事儿大可把她叫到前面去说,亲自上门还带着吃的喝的,这真是有点说不过去。

会不会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呢?姚燕语默默地想。

对于这位嫡姐的手段,姚二姑娘当真有点怵头,她自问自己这个现代人的脑子里装了比姚凤歌多几百年上千年的文化沉淀,然在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耍手段上,真心不是人家的对手,她一个现代人是心服口服。

姚凤歌不知姚燕语心中所想,对她微微的忐忑视而不见,好像姚燕语不忐忑才不应该。本来嘛,她来看她,就是要给她制造那么一点点小惶恐的。

“今天去镇国公府玩的可好?”嫡长姐握着庶妹的手,那叫一个和蔼可亲。

“挺好。国公府二姑娘果然是好性情,为人大度爽朗,不拘小节。对我也很好。”姚燕语忙道。

姚凤歌放心的点点头:“那就好,你们聚在一起论棋道,必定是有彩头的吧?你输了还是赢了?”

“我棋艺相当一般,没好意思献丑。倒是跟着蘅妹妹学了不少。”

“以后常出去玩玩儿,慢慢地也就熟了。琴棋书画这些东西到底不是正业,喜欢就玩玩,不喜欢也就罢了。跟各府的姑娘们好好相处才是正理。”

姚燕语一愣,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以后常出去玩玩?!我不是要出城去庄子里一个人过清净日子吗?谁稀罕去什么国公侯府陪那些姑娘们玩儿?

姚凤歌见姚燕语沉默不语,便笑得更加温和:“我知道你是个懂事的,我这个院子太小,而且三爷又时常进进出出,而你也不是小姑娘了。总归大家住在一起诸多不方便。便想着在侯府别处给你收拾出一个院子来住。然二哥又说既然你不愿在这里,出去住也可。”

姚燕语立刻生出希望了,只要能出侯府她便愿意。因为只要出去了,她便跟苏玉祥和侯府没有任何瓜葛,顶多是侯府三奶奶娘家的庶妹而已。

姚凤歌一边说一边细细的查看姚燕语的脸色,知道这位妹妹是真的不愿在侯府住。不管她是瞧不上苏玉祥妾室之位也好,还是不愿在自己这个嫡姐的眼皮子底下也罢,既然她不愿意,那么姚凤歌也自然乐得成全她。

“所以,我跟二哥商议了一下,二哥的意思是把我们姚家在京城的宅子修缮布置起来,再买两房身世清白的家人过去服侍,让你搬过去住着。这样妹妹也方便自在,而我也好照应你。”

姚燕语心里暗暗的叹了口气,心想若是想去庄子上住,恐怕还得费一番心思,而此时姚凤歌已经把姚延意搬了出来,她再多说,恐怕也讨不到什么好处。父母不在,长姐嫡兄的话身为一个庶女敢不听?

“多谢姐姐为我费心思安排。”姚燕语起身微微一福。

“你还跟姐姐说这些?”姚凤歌笑嘻嘻的拉着她坐在自己身边,又细细的盘算着说那一片房子一直有人看守打扫,只是咱们常年不用,怕是已经被那些奴才给私下里租赁出去,明儿就叫人去看看,把不相干的人都清理出去,再置办一些家私用具,再挑选几个可用的下人,从侯府调用几个护卫过去云云。

总之是各种细致周到,说得姚燕语一叠声的说:给姐姐添麻烦了,多谢姐姐为自己里外周旋,姐姐受累,妹妹心里是在不安云云。

姚延意赶在中秋之前进京明着说是有公事,其实无非是在各王公侯伯府中走动,姚远之身为两江总督奉承皇帝和内宫是必然的,但外放官员却不好与内阁重臣太过亲密,姚延意借进京探望妹妹为名私下活动,甚是方便。

进京后办了几日的正事,眼看中秋在即,再回江南过节是不可能了,而且定候亲自出言挽留,姚延意也想多跟妹妹聚一聚,便顺势留在定候府过中秋节。

虽然国孝期间不准行婚嫁大礼,不准大肆设宴,但因为朝廷打了胜仗,皇上和皇后都很高兴,从庙堂后宫到臣工百姓也都添了许多喜庆之色。大家各自关起门来弄个家宴什么的,也便无可厚非。

中秋节是比较重要的节日,定候府的各处姻亲族众都互有来往,陆夫人每日处理那些中秋礼单,不胜辛苦。偏生云姐儿又病了,封氏一心照顾她不能在跟前分忧,而姚凤歌大病初愈需要调养,如此便显出儿媳妇多的好来。

孙氏每日陪在陆夫人左右,帮着陆夫人处置这些杂事,迎来送往,左右逢源,竟然如鱼得水。

陆夫人原本没怎么在乎这个二儿媳妇怎样,毕竟将来侯府的家业都要交给世子的,二房三房早晚都是分出去各自为政,二儿子掌管着锦林军,乃皇上心腹,二儿媳妇只要不出大错,将来的二房是错不了的。

现如今看来,孙氏居然大有才能,处理事情稳重干练,隐约把封氏给比了下去。

陆夫人又想起之前一直照顾云姐挺好的奶妈子是被封氏给打发出去没多久,云姐儿就病了。便在左右无人的时候随口把此事拿出来说道。

孙氏是个精明人,对大房和三房的事情从不多说,只说大嫂子也是爱女心切。

晚上无人的时候,陆夫人跟身边的连嬷嬷叹息,说封氏为人心胸狭隘,不能掌控大局,又生性多疑,将来怕不能为大儿子主理中馈,成不了贤内助。

连嬷嬷忙劝解:“世子夫人还年轻,太太慢慢教导她几年,定然会好转的。”

陆夫人又道:“这也罢了,只是她到如今也不能给平儿生下嫡子,可真是叫人心焦。”

这话连嬷嬷不知道该怎么劝了,按说封氏的年纪也不小了,她嫁入侯府八年多的时间,到如今二十七岁了只有一个五岁的女儿,子嗣上的确是没什么指望。

长房嫡孙啊!这事儿可牵扯到侯爵世袭的大事,等闲人都不敢多嘴的。

推荐阅读:

农家后裔 团宠锦鲤,在线求生 大秦:帝皇签到崛起 残唐五代第一部:王风委蔓草 皆有尽时 被逐出家门后,我成了首富的儿子 公主病攻怎么也有老婆 重生文里我啥也不是 不羡仙神 暗黑之新纪元 转生成为基沃托斯魅魔 我用丧病人设强撩Boss 太子妃只想养老(清穿) 牧场物语之从头再来 跑路后,虐文女主都疯了[快穿] 异世界还有本地人吗 客厅里的明朝末年 带着图书馆去修仙,我觉得行 独奏诸天 我凭骗术纵横修仙界 神龙:这个拉蒂兹强得离谱哇 宫略 我靠抽卡运营工作室[娱乐圈] 末世:系统竟是个俏妹子 至暗森林:我的刑侦笔记 邻家小青梅 全民修仙:网恋女友竟是女帝 禁忌之卡 我凭小心眼硬控佛系儿媳 被甩后契约绝美校花,操御神兽 娇软没事,我人外老公超强 三国:刘备意外身亡,我扮演刘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