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利益

第九章 利益

第二日,姚凤歌忙着见白彦崮,商议白家药铺在江南开分号的事情,苏玉祥则又去大街上遛弯儿,然后顺便又偶遇了孙药商。

时日不多,孙药商跟苏玉祥又侃了一通之后便把人带进了江宁城最有名的十九楼去喝花酒。

一左一右两个美女相陪,苏三爷在晕晕乎乎之际又有些遗憾。自从被刘善修那庸医害过之后,他的身子每况愈下,现在几乎成了废人。

但姓孙的很识趣,做药材生意的最不缺的就是滋补之药,当时便取出随身的荷包来倒出两粒药丸,孙老头儿跟苏玉祥一人一粒,吃完了俩人各自搂着一个漂亮姐儿钻进了红鸾帐。

这世上再没有比重拾男人雄风更能让人兴奋的了。

苏玉祥按着窑姐儿翻云覆雨之后就想着跑去找老孙,问问他这药丸哪里整的,多少银子一粒,他想要一千粒啊一千粒!

这边苏玉祥在这里风流快活,姚凤歌则同白彦崮谈妥了一条条的合作意向,最终确定双方四六分成,在江南六省开设仁济堂药铺。药铺挂在国医馆名下,所有的药材和药方都通过国医馆验证,并希望全民监督,绝对让老百姓信得过。www.jygfa.com 玫瑰小说网

白彦崮很明白将来的趣事。新帝登基之后一切都按照原来的规矩来,基本上没颁发什么新政。药监署则是唯一的一道景隆新政。景隆皇帝只有二十多岁,他身体健康,博学多识,勤政爱民,又知人善用,懂得分权,他的统治最少也能延续三十年。

药监署一事,是势在必行的。不管什么人违抗,都是螳螂挡车不自量力。所以白家趁此机会跟药监署联合起来,打开江南六省的市场则是最英明的选择。

当然,商业上的事情姚燕语不会亲自出面,所以姚凤歌现在就代表姚燕语。就像白彦崮这次代表白家一样,双方合作的事情从大方向到小细节,全都是二人逐步敲定。

铺面姚凤歌早就选好了,姚家在江宁城自然不缺铺面,只把之前的一个杂货铺子跟另外一家合并到一起,把这边的铺面收拾出来再重新修整一番,开了春就可以开业。

药材供应是白家的专长,他们家做药材生意也有三代了,能在京城站住脚并能给宫里供应药材的自然也不是寻常的主儿。

两个人从中午谈到晚上,姚凤歌又找了姚家一个堂兄来陪着白彦崮用了晚饭,之后安排白彦崮随着堂兄姚延志去堂叔父家里住下。

等姚凤歌洗漱准备休息的时候已经是三更天了,却忽然想起来一天没见苏玉祥了,因问珊瑚:“怎么今儿这么安静?三爷呢?”

“三爷中午的时候出去了到现在没回来。”珊瑚蹙眉道。

姚凤歌一看珊瑚的脸色便猜到了几分,但还是需要确定一下,因问:“去了什么地方?”

“跟三爷的小厮回来说,三爷跟着昨儿遇到的那个京城来的故交一起去了十九楼。”

姚凤歌的脸色立刻拉了下来,生气的说道:“跟着的人是做什么吃的?告诉李忠,先把那两个小厮给我狠狠地打一顿,再撵去庄子上做粗活。”

“是。”珊瑚忙应着,之后又迟疑的问:“那三爷那边怎么办?是不是找个人去瞧瞧?”

“不用了!”姚凤歌暗暗地咬了咬牙,心想从明儿起一文钱也不给他,看他还有脸去逛窑子不了。

珊瑚不敢多言,觉得说得多了只能让主子更加生气,于是便劝着姚凤歌睡下后默默地退了出去。

姚凤歌躺在床上到底睡不着,之前苏玉祥胡闹也不过是拉着家里的丫头们胡来,去青楼喝花酒的事儿也有过,但从没又在青楼里过夜的事情。如今可真是好了!真是长本事了!

姚凤歌越想越生气,竟是一夜没睡,四更天便起身,梳洗打扮后命李忠套车出了家门。五更时分,大街上又黑又冷,马车撵着青石铺就的街道咕噜噜的走着,马蹄声哒哒的分外悦耳。

李忠亲自赶车,也不敢问姚凤歌想要去哪里,只是漫无目的在街上走着。

姚凤歌靠在马车里一直沉默不语,眼看着天快亮了方吩咐珊瑚:“去十九楼的门口等着。”

珊瑚吓了一跳,忙劝:“奶奶,那种地方咱们可不能去啊。”

姚凤歌冷声哼道:“我没想进去,就去门口等着。我要看看是什么故交,两个人竟能好的这个份上。”

李忠没敢吱声,但却调转了马头往十九楼的方向去。

姚凤歌的马车就停在十九楼的门口等着,说起来在这里等的马车也不止是她这一辆,又许多纨绔子弟来这里都有马车跟随,然后在这边等着主子完事儿出来好坐车回家去,也有些马车是专门等在这里招揽生意的,只不过人家那些车里没有当家奶奶坐着等罢了。

天渐渐地亮起来,晨曦带着瑰丽的华光笼罩着古老的江宁城,给这个繁丽的城市涂上一层绚烂的色彩。

对面的楼门里开始有人陆续出来,李忠拉紧了身上的貉子毛大氅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且用领子的风毛挡住了嘴脸,头上戴着水獭毛的暖帽,只留着两只眼睛在外边,不是十分熟悉的人根本认不出他是谁来。

终于等到苏玉祥出来了。

苏三爷一脸的餍足,眼角眉梢都带着得意的微笑,和一个干瘦的老头勾肩搭背的,不知在说着什么。

李忠一眼就认出了姓孙的,便低声对马车里的人说:“那分明是孙家药场的老孙头,前几年在京城混过,因为弄了一批假田七被白家告了,不得已离开了京城。想不到居然竟然来了江宁,还跟三爷搭上了。”

“你看准了吗?”姚凤歌在马车里也掀起了轿帘往外看。但她一个妇道人家自然不认识孙药商这样的人。

李忠八年前随着姚凤歌去了京城,一直负责姚凤歌手下的店铺生意,对三教九流的人都熟悉的很,这个老孙头儿他也打过几次交到,是个难缠的人。于是低声回道:“这个人奴才不会认错。他被白家赶出京城的时候奴才刚好在。他这张脸,奴才记得很清楚。”

姚凤歌冷笑一声,说道:“看来他们是把主意打到三爷的身上了。”

李忠和珊瑚现在是姚凤歌的头号心腹,姚凤歌跟白家合作药材生意的事情也都很清楚,珊瑚忍不住问:“他们肯定在三爷身上使了什么坏,咱们该怎么办呢?”

姚凤歌又冷冷的哼了一下,说道:“能怎么办呢?回去吧。”知道是什么人背地里搞鬼,姚凤歌反而放心了。

“回去?咱们不等三爷么?”李忠奇怪的问。

“等他做什么?”姚凤歌冷笑道,“有本事来这里就有本事回家去。难不成他逛窑子还有功了,要我来接他回家?”

李忠再也不敢多嘴,赶着马车转了方向回去了。

苏玉祥和孙药商同上了一辆马车,进去后便急着跟孙药商讨药丸,姓孙的说这不是他的方子,这可是金老的秘制药丸。然后又把金老光辉事迹吹了一遍,最后又叹了口气说了金老最近的难处。

“你的意思是让我帮你们说个话儿,让药监署把你们的人放了?”苏玉祥还不算太傻,到了这时候终于明白了为何这些人一再的巴结自己。

“三爷英明。”老孙朝着苏玉祥拱手,“江宁城的人都知道您是姚院判的姐夫,您帮我们说个话,她好歹也会给您几分脸面。这眼看就要过大年了,有什么事儿不能等年后呢,你说是不是?”

苏玉祥一听到有关姚燕语的事情就觉得头疼,于是揉了揉眉心叹了口气说道:“你这事儿可真是不好办。老孙你这是难为我!”

“话不能这样说啊三爷,您要想以后能赚大钱,这事儿得是第一步啊!您只要能把这些人弄出来,回头我跟药行的几位东家一说,大家谁不买你的帐?就仗着您这层关系,咱们拿出一份干股来送给您也成啊!咱们生意人讲究的是和气生财,这谁都不容易,干什么知道什么,就那年清江决口,您那大舅哥硬生生在咱们江宁城征集了两船药材去救灾,说是买,可银子到现在也没见着啊!”

老孙头拉着苏玉祥没头没尾的诉苦:“欠账大家也都认了,谁让姚大人曾是咱们两江总督呢!到了如今这份儿上,咱们这些人也不指望姚大人能庇护我们什么,只要她姚院判别一脚踹了咱们的饭碗就成。”

苏玉祥听了这话又犹豫起来,半晌方问:“你说的干股的事情,可当真?”

“这还有假?有姚院判和药监署在,我们还指望着三爷您在这儿好办事儿呢。”老孙立刻拍着胸脯保证,“别的不说,就这两天陪三爷吃喝玩乐的花销可都是药行几个东家均摊的。没有大家的保证,我敢跟您这儿说大话么?”

苏玉祥想了想,最终还是抵不过那一成干股的诱惑,于是点了点头,说道:“我只能说试试。我跟我那小姨子可不对付,这事儿能不能成还两说着。”

“有三爷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老孙朝着苏玉祥一拱手,笑眯眯的说道。

“那成,我先回家了。”苏玉祥掀开车帘子看了看前面胡同正好到了自家了,便叫车夫停下车,一猫身子钻了出去。

老孙忙掀开旁边的车窗帘子问了一句:“三爷,您什么时候能给个准话儿”

“明儿晌午吧。”苏玉祥算了算时间,明儿就是大年二十六了,要说这姚燕语也真是够邪门儿的,大过年的也不叫人消停,把人都得罪光了她能有什么好处?

回到家里的时候,苏玉祥满心都是老孙说的那一成的干股,身为一个男人,手里没钱是多么可悲的事情。尤其是在他女人有钱养家的状况下。所以苏三爷对钱的渴望甚至大过了那种药丸。

不过他也知道,就凭着自己这张脸去找姚燕语那肯定是不行的,这事儿还得他那能干的媳妇去办。

于是他完全忘了之前跟姚凤歌吵架的事儿,更记不起来自己昨晚去了哪里干了什么,回来家便直接去女儿的院子里找姚凤歌。

此时姚凤歌正在陪着瑾月,瑾露以及瑾宁一起用早饭,琉璃坐在下手服侍两个小的,珊瑚负责喂瑾月,姚凤歌只靠在榻上看着三个孩子吃饭,顺便喝两口粥。

苏玉祥一脚迈了进来,旁边服侍的丫鬟忙侧身行礼问安。

姚凤歌抬头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问:“瞧你这衣服皱巴巴的像什么样子?灵芝呢?怎么不知道服侍三爷换身衣裳?”

“我刚回来,还没见着她们呢。”苏玉祥讪笑两声,见姚凤歌根本没有起身的意思,便自顾在琉璃身旁坐了下来。他来是求人的,不是来耍脾气的,姚凤歌不待见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苏三爷忍得。

“琉璃,你服侍三爷去换身衣服。这什么味儿,这么刺鼻。”姚凤歌说着,毫不客气的拿了帕子在面前挥了挥。

“爹身上好香啊!”瑾露小丫头忽然抬头看了苏玉祥一眼,甜甜的说道。

“吃饭不许说话,母亲怎么教导你们的?”琉璃立刻教导瑾露。

“唔……知道了。”苏瑾露点了点头,转身坐正了乖乖吃饭。

在孩子面前被如此嫌弃,苏玉祥的脸上实在是下不来了,便冷了几分脸色说道:“我是有正事儿要跟你商量,你当着孩子的面能不能别这样?”

“古有训,食不言,寝不语。三爷既然有正事,那就请去议事厅里坐着,待妾身用了早饭立刻过去跟爷商议,如何?”姚凤歌也不愿当着孩子的面儿怎样,所以压着心里的怒火不冷不热的说道。

“既然这样,我也没吃早饭呢,正好跟你们一起。”苏玉祥说着,又吩咐琉璃:“去添一副碗筷来。”

琉璃忙转头看向姚凤歌。苏玉祥便冷了脸骂道:“看什么看?难道这个家里还没我的一口饭吃了?”

旁边的瑾露和瑾宁两个一直是琉璃带着,两个孩子见有人呵斥他们的姨娘,便一起咧开小嘴哭了起来。瑾月好像懂点事儿了,只瞪着大眼睛看姚凤歌的脸色,不敢哭也不敢说话。

推荐阅读:

强迫臣服:疯批大佬求放过 斗罗绝世之速度极限 我的星空武道 陛下,三皇子造反了 网游之精灵宝可梦 请到星际去种田 和影帝上恋综后炮灰爆红了[穿书] 过熟[养成救赎] 还珠格格之老佛爷重生 以食为甜 群穿柯学后我在米花疯狂捞室友 直播算命我在真假千金文里杀疯了 死神养家日常 听见海棠花开的声音 豪门弃妇我不慌,恋综发疯人气旺 囚神败佛 飞升从杀穿妖武乱世开始 影视:我真不是海王,纯爱战神 型月:和汤姆猫一起冒险 别闹,总裁大人有亿点点毒 血狼狂兵 这个影帝有点凶 薰衣草之恋姐妹复仇 诅咒缠身 从死宅到土豪,只需要几个本本 回档:换个姿势再来一次 悟性逆天,七岁成仙,惊呆张三丰 失忆刀客 退婚后修真界龙傲天总想让我后悔 御卡:命运罗盘 限定死相晕血的羔羊 管你什么异兽,全来给我打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