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反击

第十一章 反击

苏玉祥前脚进了牢房,姚凤歌后脚就知道了消息。同时知道消息的还有姚燕语和卫章。

姚燕语听了玉果的话之后,恨恨的叹了口气说道:“不知道姐姐会不会着急。这大过年的,真是一点都不叫人省心。姓孙的那混蛋本就是个坑蒙拐骗的主儿,他的话也信,苏老三真是离死不远了!”【125】

“那要怎么样?难道拿银子把他弄出来?”卫章淡然一笑。当然,这也只是卫章也不过是说笑一句罢了,五千两银子对姚凤歌来说也不是什么大数目,她若是想把苏玉祥弄出来自然会拿银子办事儿,哪里轮得到他们出这个钱?

“这要看姐姐是什么意思了。”姚燕语低声叹道。

卫章点了点头,又问:“要不我陪你过去看看她?”

姚燕语为难的说道:“其实姐姐那里倒是好说,本来苏老三去了牢里她也放心了,又省的他在跟前添堵。我担心的是姚家族人会去找姐姐。毕竟这事儿宣扬出去,姚家整个家族的脸面都不好看。”

“他们打的不就是这个主意么?让姚家族人给你们姐妹施压,然后准许他们把人保释出来,然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卫章冷笑。

“没那么容易。”姚燕语恨恨的说道,“走,我们先去看看姐姐。”www.jygfa.com 玫瑰小说网

姚凤歌果然如姚燕语所料,听了这事儿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样正好,省的我还的派人跟着他!”

姚燕语叹道:“难道姐姐不怕族里的人找上来?”

“他们若是不高兴,就凑齐了银子去赎人。”姚凤歌说完,又自顾叹了口气,显然这样的气话是没用的。姚家在江宁是有头有脸的大家族,他们这边闹出了丑事肯定会传到京城,到时候让父亲亲自过问,她们姐妹俩谁也逃不过一顿训斥。

两姐妹刚落座还没说几句话,茶也只喝了两口,珊瑚便从外边进来回道:“回奶奶,那姓孙的来了。说是有事要跟奶奶商量。”

姚凤歌顿时气得柳眉倒立,怒道:“商量他娘的腿!还有什么好商量的?!”

姚燕语忙伸手拍拍姚凤歌的手,劝道:“姐姐先别生气,且叫他进来,看他有什么话说。”

“叫他进来!”姚凤歌把怒火压下去,吩咐道。

卫章虽然是陪姚燕语同来的,但也不好插手姚凤歌的家事,便只在正厅坐着用茶。老孙药商被下人带进前院后去了旁边的偏厅,一时有些纳闷,因又看见有丫鬟端了果盘往正厅去,便悄声问了一句:“家里还有客人呀?”

带他进来的婆子淡淡的说道:“侯爷陪夫人一起过来了,在正厅奉茶。”

“哦,哦。”老孙喃喃的应了两声,没再多问。他知道婆子嘴里的侯爷必定是宁侯无疑,宁侯爷早就凶名在外,老孙也是在京城混过的人,听了这话不由得暗暗地苦笑,心想这这位祖宗怎么这么快得到了消息?今儿这事儿怕是不好办。

老孙随着管事的婆子进了偏厅,但见厅里一色檀木家私,豆绿色提花宫缎帐幔安静的垂着,却不见一个人影。正犹豫之际,便听左边轻纱双面绣渔樵耕织图屏风后面传来轻软中透着干练的女子声音:“外边可是孙记药场的大东家?”

“正是在下。”老孙赶紧的转身,但见半透明的轻纱双面绣之后影影绰绰的坐着两个女子,一个穿宝蓝锦缎的衣裙,另一个好像是淡淡的橘色衣衫,至于哪个是宁侯夫人,哪个是苏家的三夫人老孙使劲儿的看了几眼也看不清楚。

“你来是有什么事?”姚凤歌淡淡的问。

“在下来是想跟三少夫人说一说苏家三爷的事情。”老孙不再纠结里面两个女子哪个是哪个,目光下垂看着屏风的紫檀木架子,打起精神来说道。

“我们家三爷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

“在下是受人所托,来替三爷做个说和人的。”

姚凤歌冷笑道:“受谁之托?那十九楼的老鸨子么?她倒是挺大的脸,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这里是什么门第。既然她把三爷给送进县衙大牢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说起来这事儿是有些过了,不过这也是迫不得已的,还请少夫人见谅。”老孙说着,朝着屏风拱了拱手。

“哟,你们还是迫不得已的?”姚凤歌冷笑道。

“是,少夫人也知道,鄙人家里开了个药场,前些日子药监署说有人告了我们,叫个管事的去问话,鄙人家业不大,药场里管事的是我的大舅哥,原以为只是去问话,不想却直接把人关进牢里去了。又不准保释……哎!”老孙说着,长长的叹了口气,听上去似是万般无奈。

“孙东家是跑这里来诉苦呢吗?”姚燕语忍不住冷声问道。

“不敢。”孙药商听听音换了个人,忙拱手道:“鄙人来是想跟三少夫人做个交易。不过既然姚大人在,那就再好不过了。”

“你好大的脸,居然跑这里来跟我碳交易。”姚燕语生气的哼道。

老孙听姚燕语的冷哼声知道这位女神医气的不轻,不过事已至此他也只有硬着头皮往前闯了,于是提高了声音,说道:“事关苏三爷和少夫人的名声,鄙人觉得姚大人还是听一听的好。”

“不就是嫖个妓么?世家公子逛青楼的多了!”姚燕语冷笑道,“苏家三爷既不是朝廷命官,也没有重孝在身,逛个青楼怎么了?有本事你找六科廊的人上折子参他呀。”

“大人,鄙人劝您还是三思。”老孙的声音又硬气了几分。

姚凤歌冷声反问:“有什么好三思的?他欠了五千两银子的妓债,不过那老鸨子不是把他送进县衙大佬了吗?既然人已经关进大牢了,我们是准备打官司的。你是药场的东家还是青楼楚馆的东家?这事儿跟你有什么关系,用得着你操这份闲心?!”

“少夫人说的是,但鄙人还是要好心的提醒一句:听十九楼的花魁说,苏三爷**上不行,根本就举不起来。所以……”姓孙的说到这里故作迟疑的抬头看向里面,沉默了半晌方又接着说道:“所以这事儿若是传出去,怕是对您家的姐儿和哥儿都不好。”

“啪!”姚燕语登时一拍桌子站起身来,三步两步转过屏风走到姓孙的跟前,冷声问:“刚才的话我没听清楚,你敢再说一遍吗?”

其实原本姓孙的也没想用这事儿来逼姚凤歌,他知道五千两银子对姚家不算什么,可欠青楼的妓债这种事情但凡还要点脸面就不会把事儿传扬出去。

他是想借这事儿来要挟一下姚凤歌,让她去跟姚燕语求个情,先把药监署扣得人保释出来,过了年趁着年酒再想办法跟姚燕语搭上话,俗话说不打不相识,如此一来二去的相处的熟了,以后也就好办事儿了。

只是俩人一起去嫖,倒是嫖出一件机密事儿来。他老孙六十来岁了没办法金枪不倒,只能靠吃药,想不到苏老三比自己这个六十岁的老头子还不济,居然好几年都举不起来了!这事儿便成了老孙的独家秘闻,又想着反正也是要挟了,不如直接来点狠的,干脆利索逼着这姚家姐妹就范,以后一连串的麻烦都省了。

于是他在姚燕语刀锋一样冷厉的目光中倒退了两步,硬着头皮挤出个难看的笑脸,拱手道:“您别生气啊,这话儿可不是鄙人说的。”

“不是你说的是谁说的?我就听见你说了!”姚燕语怒道,“我还告诉你,自打今儿起,这江宁城乃至整个江南省,不管什么犄角旮旯什么狗三猫四的人若是有半句关于我姐姐及她的孩子们的谣言,都是你传出去的!我自有办法让你灰飞烟灭,你信不信?!”

姚燕语跟卫章在一起久了,言谈举止的气度便有些像他,尤其是生起气来,那气势虽然称不上排山倒海,但震唬住一个靠坑蒙拐骗起家的孙药商还是绰绰有余的。

“这……”老孙活这么大年纪不是没被威胁过,但像这样被一个年轻的女子如此蛮不讲理的威胁还是头一次,然而他却莫名其妙的被镇住了,连句反驳的话也说出来。

“我本来想让你们过个好年的,无奈你们这些人偏偏不领情。”姚燕语说着,转身往里走了两步,在厅里的椅子上落座,转头看了一眼从屏风之后走出来的姚凤歌一眼,又说道:“既然这样,那咱们也没什么好客气的了。”

“大……大人此话是何意?”老孙这会儿才有些明白过来自己是犯了多大的错误。

“何意?”姚燕语冷笑道:“你马上就知道了。”

“呃?”老孙诧异的抬头看着姚燕语。

姚燕语却冷喝一声:“来人!把这个目无朝廷命官的肆意污蔑云裳大长公主嫡玄孙女,朋比为奸,谋财害命的奸诈小人给我拿下!”

白蔻和玉果早就守在外边了,听见姚燕语发话,二人毫不犹豫的进门,然后一边一个单手扣住孙老头的肩膀,手指用力,咔咔两下,把他两条胳膊给捏脱臼了。

“嗷——”老孙疼的都快抽过去了,还不得已留着一口气感受疼痛。

姚燕语对这俩丫头的粗暴手段微微皱了皱眉,摆摆手说道:“把人送去府衙大牢,我随后就到。”

“是。”白蔻生前单手拎起孙老头的腰带跟拎一只癞皮狗一样把人给拎了出去。

姚凤歌忽然伏在桌子上哭了起来。姚燕语叹了口气,伸手拍拍她的肩膀,劝道:“姐姐别哭,这事儿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儿。他们是冲着我来的,我绝不会让月儿受到伤害。”

“我怎么就这么命苦呢!”姚凤歌一边叹息一边擦泪,奈何眼泪滚滚怎么也擦不完。

姚燕语也陪着她伤心,一时红了眼圈儿悄悄地抹泪。

卫章在正厅用了一杯茶,坐等了一会儿,听见偏厅那边姚燕语发威便起身走了过来,一脚迈进门口却见这两姐妹正抱在一起掉眼泪,于是蹙眉问:“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儿?那姓孙的不是弄出去了吗?”

姚燕语忙抹干了眼泪说道:“嗯,没事了,我得去一趟府衙。”

“那走吧?”卫章心想只要你俩别抱在一起哭,干什么都行啊。

“姐姐,你安心在家等我消息,今儿我不把那姓孙的绾成麻花不算完。”说完,便拍拍姚凤歌的手背,起身往外走。

卫章回头看了一眼抹眼泪的姚凤歌,赶紧的跟了上去。

关于这几家药商近几年来的所作所为姚燕语早就摸清楚了,她一直没向这几个人发难也无非是不想鱼死网破的意思。

她还想着等过了年再跟江宁知府说一说,让他旁敲侧击的提醒这几位一声,乖乖的配合药监署的工作,将来还能安稳的做生意赚银子。

却想不到这几家竟然如此不上道儿,还要往瑾月几个孩子身上泼脏水。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这个时候,知府大人早就封了大印准备过年去了。府衙里只留了一个幕僚替诸位大人们看门,连三班衙役都没上差。

然而姚院判一来,胖的跟个球一样的知府大人于洪烈早就得到消息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朝着一脸冰霜的姚院判一拱手:“姚大人……呃,侯爷!”于知府被后进来的卫章吓了一跳,本来就弓着的腰又弓了三分。

“于大人。这件案子等不得了。”姚燕语说着,从身旁香薷的手里拿过一个牛皮纸袋子递了过去。

于知府接过这厚厚的一叠,一边打开看一遍笑问:“不知是谁的案子这么着急?连年都过不去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啊!有人不想让我们过年。”姚燕语淡淡的说着,主座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孙记药场的东家孙耀宗?”于洪烈翻开那一摞卷宗,看见被告人的名字时稀落的眉头皱成了疙瘩,“这些……都是他的?”

姚燕语淡淡的冷笑道:“自然都是他的。”

“……”于洪烈迟疑的看着姚燕语的神色,又悄悄地瞥了一眼宁侯爷那冷如冰霜的脸色,心想这姓孙的是真的活到头了!没办法,这种时候钱再好也没有前程和命重要。于知府一咬牙,应道:“行,那下官就下令抓人了。”

姚燕语则摆了摆手,说道:“不用抓了,我把人给你带来了。直接审问吧。”

于是,老孙就这样被带到了审讯大堂。

连三班衙役都没有,只有知府大人和一个记录的文书,另外就是宁侯和姚院判。

鉴于姚燕语早就把老孙的底细全都摸清了,这人身上光人命就背着三条,其中还有一桩是害死了一个怀有六个月身孕的妇人,造成一尸两命的惨事。这件事情都有官司记录,只是判决结果被人扭曲了,自然是姓孙的花了银子的缘故。

像这种有钱人一不小心害死了家徒四壁的平民百姓却依然能够逍遥法外的事情根本就是屡见不鲜,天底下有几个真正的清官?唯有天知道罢了。

卫章手下一干能人,想要查清楚这点小事根本不在话下。想要证据?人证物证都给你找全了,找不全也能给你凑全了,总之姚院判想要今天整死你,你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老孙最终是昏死在大堂上的,最后怎么回了牢房自己也不知道,反被冻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一身囚服躺在草堆里了。在他的旁边还坐着一个人,这个人他很熟,就是他的大舅兄。

有宁侯在一旁督促,知府大人办事端的是干脆利落,当日就把孙记药场彻底查封,从药场里不仅查处了以次充好的各种药材,还有用完全没有药效的树根雕琢并染色的何首乌,人参,虫草等。

随着孙记药场的查封,金博英等几个人终于坐不住了。

金老亲自出马,带着他的儿女亲家栗坤老哥俩在腊月二十八的晚上坐在于知府的书房里,死说活说,一定要让于知府牵线搭桥,去拜见姚院判。

于洪烈往日的好脾气都被磨没了,对着两尊财神差点破口大骂:“当日叫你不要跟这位作对,她是奉旨而来,连老子都要高看她一眼,你们算哪根葱?非要给她个教训!现在好了?被人家教训了吧?死心了?老实了?这会儿再去求到人家的头上去不怕丢面子了?”

金博英和栗坤两个人耐着性子等于知府骂完,最后还是拱手相求。

于洪烈叹了口气,对眼前两位财神他也的确不能不管,俗话说拿人手短么,两家的生意他都有干股,一年的分红就上万两甚至更多,他一个知府一年的奉银才多少?如今这日子过的舒坦还不都靠这些商人们的孝敬?

最终,在金博英答应事成之后再给于知府长办成干股的条件下,于知府勉为其难的答应去找姚院判说和此事。

大事商议完之后,于洪烈又问:“我恍惚听说你们设了个圈套把苏老三给弄进县衙大牢里去了?”

------题外话------

亲爱滴们,接下来进入商战了!

更加精彩更加激烈哦!

月票一定要记得给,有了就给,有健忘症的亲们还是不要攒了。

每月的一号我看到有亲说月票忘了投浪费掉的留言有多心痛,亲们造吗?

另外,亲爱滴们请顺手去收藏一下新文吧,那么少的收,好可怜…

推荐阅读:

医品剑仙 杜凌霄,度恶诛邪 攻略美强狠反派[穿书] 拿着五万元进入股市,挣了几万亿 穿成恶毒继母,靠养崽吊打修仙界 东北出马之我当悲王那些年 绝对权力:我就是靠山 超脱:从当问答机开始 江宴乔夫人 快穿:病娇反派假装良善 天选游戏之我的资源无上限 至尊狂帝 [咒术回战]摆弄花草是否能拿下人类最强 这个影帝归我了[古穿今] 穿成恶毒夫郎的丈夫 猎妖 陷入我们的热恋 替嫁给草原首领后[重生] 僵尸世界:开局返祖李书文! 鸳鸯床 大宇宙灵域之欢迎来到幸福村! [网王]助你成神 都市世界之旅 老公别哭了 诸天里的赛博道士 穿越成橘猫,开口说话吓哭女主人 重生转嫁禁欲权臣侯门主母好孕连连苏蒹葭沈鹤亭 逆流战国当名嘴 [原神]为了磕cp我连天理都能推翻 漆黑的猎龙者 港片:杀完猴子,赵蒙生插旗港岛 野情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