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教习

第十九章 教习 文 / 沧海明珠

姚凤歌一走,姚燕语就没得清闲了。

仁济堂药房里虽然有掌柜的和账房,但姚凤歌在的时候姚燕语是完全不用问这边的事情的,她一走便把药房以及玻璃场的事情都托付给了姚燕语,白彦崮有事更是会来找姚燕语商议。

她还要指导学生上解剖课,年底了,药监署那边也有事情要忙。一时间真真恨不得把自己分成三个。幸好有苏玉蘅在,能帮着她照看一下孩子们,不然的话姚燕语觉得自己都要忙疯了。

忙碌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她甚至不记得什么时候下了第一场雪,什么时候梅花已经开满了枝头。总觉得一个恍惚的功夫又要过年了。

看着两岁的女儿站在榻上让奶娘服侍试穿新衣,姚燕语默默地盘点景隆帝登基这两年来自己做的事情:

先是生了女儿,然后来到江宁见礼医药署和国医馆分院;

再生了儿子,又整合了国医馆江宁分院和江宁药商之间的关系,让国医馆在这半年多的时间里为朝廷赚了三十六万两银子。

并且成功开设了解剖课,虽然学生们离自己的要求还有些距离,但总有四个人已经可以独立的完成解剖并了解了人体的所有器官以及每一块骨骼,每一块肌肉。

这两年来虽然累,但能走到这一步也算是值了。www.jygfa.com 玫瑰小说网

“娘亲,娘亲?”卫依依穿着大红锦缎白狐毛的小袄和裙子迈着小腿转过炕桌走到姚燕语的面前,一边摇着她的手臂一边问:“你看我的新衣服好看吗?”

姚燕语忙回神,手指拂过女儿小袄衣襟上的梅花刺绣,微笑道:“好看。我们家依依穿上这身新衣服真是漂亮极了。”

“哈哈……”依依开心的笑了起来,搂着姚燕语的脖子又是一顿猛亲。

“好了,依依?”姚燕语把小丫头从怀里拉出来,微笑而不失严肃的说道:“以后不许随便亲人,知道吗?”

“为什么?”依依本来还想再腻回娘的怀里去,却被姚燕语的严肃的目光给挡住。小丫头平时连卫章的脖子都敢怕,唯独怕姚燕语严肃的目光,只要一严肃的看着她,她就乖乖的,再也不敢笑闹。

“因为马上要过年了,过了年你就是大孩子了。姑娘家要懂得矜持,不能动不动就亲人家。”姚燕语正色道。

“可是,娘亲不是人家啊。”依依的小嘴巴嘟成了喇叭花儿。

“但我知道你并不是只亲娘亲一个人。”

“爹爹和哥哥可以吗?”

“不可以经常。”

“那一天可以亲几次呢?”

“……”姚燕语抬手揉了揉眉心,脸色沉了下来。

“好啦,娘亲不要生气,我最多一天亲哥哥一次好啦,至于爹爹……反正我已经很久没见到他了。”依依一边说声音一边低了下去,说完后便低着头揉弄衣服上的珍珠扣子去了。

姚燕语心里一软,便没再严肃下去,伸手把女儿抱进怀里,低声叹道:“爹爹很忙的,有时间他会回来看依依的。”

“嗯,苏姨妈和哥哥也这么说。”依依靠在娘亲的怀里点了点头。

姚燕语轻轻地叹了口气,摸着女儿的发辫问:“依依长大了想做什么?”

“我想骑马,射箭。做一个强大的人。”小丫头握起拳头,精神满满地说。

“……”姚燕语再次无语。这……因为是将军的女儿么?

母女两个难得闲聊几句,门外又传来丫鬟的声音:“二爷回来了,给二爷请安。”

“嗯?”姚燕语立刻抬起头来看向门口,香薷已经挑起了门帘,微笑道:“夫人,唐将军来来。”

姚燕语忙把女儿放到一旁,说道:“快请。”

唐萧逸现在已经是三品昭毅大将军,东南水师副指挥使的职衔,一身黑色挑银线绣鹰纹斗篷披在他身上,凌冽中带着几分儒雅之气。

“给嫂夫人请安。”唐萧逸进来后朝着姚燕语微微躬身。

“快坐。”姚燕语忙指了指旁边的椅子,说道:“香薷,看茶。”

外边早有小丫鬟端了香茶进来,香薷接过来双手奉上。

唐萧逸接过茶来轻轻地吹了吹,啜了半口缓缓地咽下去之后,方笑道:“侯爷派兄弟回来跟夫人商议一下,这眼看着过年了,水师那边却不敢放松浸提,所以夫人这边若是不忙的话,就请移驾去东陵过年。”

“要我们去那边过年?”姚燕语很是惊讶,心里开始慢慢地盘算。

东陵这个地方她看过地图,大概位置相当于现代的沪市,在大云没有上海这个地名,清江入海口的一个小城池名为东陵。因为海贼滋扰的缘故,东陵城并不在海边,而是坐落在距离海边百十里路的剑湖之滨。

方圆五百里的剑湖连着清江,往东一百余里便是大海。

几十年前,这边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城,住的也多是一些渔民。随着剑湖水师的建立,这边的百姓们也逐渐的多了起来,人们捕鱼养鱼的同时,又开垦荒地种桑养蚕,工商业逐步萌生,东陵码头也热闹起来。东陵由一个下等县发展为上等县,人口也翻了三倍有余。

每次姚燕语在地图上看见这个地方的时候就觉得遗憾。后世闻名世界的大上海在大云朝的版图上居然没有!这不科学!

“夫人?”唐萧逸看姚燕语陷入了沉思,等了一会儿终究不见她说话,便提醒了一声:“江宁坐船去东陵不过一天的路程,船也是现成的。”

“嗯。”姚燕语点头道:“是啊。衙门里也放假了。”

“那夫人若是同意的话,我就叫人准备着?”

姚燕语笑了笑,说道:“行吧。你媳妇和孩子还有翠微翠萍都一起去吧。过年大家凑在一起也热闹些。”

“好嘞!”唐萧逸高兴地点头,侯爷交代的任务完成了,回去可以交差了。

这世上最麻烦的就是女人和孩子。偏生姚燕语这边一出门便是四个女人六个孩子。

唐萧逸看着家丁仆妇们跑前跑后的忙活,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咱们这些镇边戍守的武将们过个年容易么?!

忙活了两天,才算是勉强把东西都弄上了船。姚燕语苏玉蘅等人带着孩子和几个近身服侍的丫鬟仆妇上船,这边屋子依然留给之前负责看守的老家仆。

因为姚燕语不喜张扬,所以唐萧逸准备的船是寻常客船,不大,姚燕语带着自己的孩子和丫鬟仆妇用一条船,唐萧逸夫妇和孩子用一条船,翠微和翠萍两个人合用一条船。各自的行李都在各自的船上,这样也省的下船的时候再弄乱了。

腊月二十二这日一早出发,晚上就到了东陵。抓紧时间收拾一下还不耽误小年饭。

东知县大人是个文雅之人,卫章来东陵之后他便把一处坐落在苍蒲山的一处别院收拾出来给宁侯爷做了督军府。苍蒲山在东陵县城的西侧,只有五六百米的高度,是个石头混合的小山丘。

别院坐落在山南坡,往西看是浩淼的剑湖,往东看是东陵县城全貌,居高临下,算是个神仙所在。

当然,这菖蒲山上风景绝佳,能在这里修别院的也不只是东陵知县一人。

姚燕语的马车停在别院西侧门口的时候,便恰好有一辆牛车沿着坡缓的青石路缓缓地上来,牛蹄子踩在青石板上,发出哒哒的声音,远远地便可听见。

“夫人,请下车吧。”马车外,申姜恭敬地说道。

香薷先出去,然后蹲在车辕上扶着姚燕语下车。姚燕语刚跳下马车,便听见后面一声吆喝,却是那辆牛车停住了。

这条路在往西去也有几处别院,是东陵几家富商的修身养性的地方。不过这些人都知道知县大人的这座别院里住着剑湖水师的督军宁侯爷,是以谁也不敢放肆,见西院门口有马车听着,便早早的停车等候。

姚燕语初来乍到不知道情况,只不经意的回头看了一眼,恰好一阵冷风吹过,那牛车的车帘子动了动,露出里面一个女子的侧影。

这本来是个极为寻常的小事,若是换做别人自然不会在意,但姚燕语多年修习内息,耳聪目明绝非一般人可比。就那一眼,她的脑子里立刻闪现出一个人来,当时就愣在了那里。

“夫人?咱们进去吧。”香薷不知道姚燕语看着那辆牛车做什么,但站在门口却也不是个事儿,于是轻声提醒了一句。

“唐将军呢?”姚燕语转头扶着香薷的手往里走。

“下船搬行李的时候,咱们侯爷派人来把唐将军叫去了,说是有要事。”申姜低回道。

“叫人悄悄地盯着那辆牛车。”姚燕语埋进门槛之后低低的吩咐了一句。

申姜跟在姚燕语多年早就练成了猴精,忙应了一声转身出去了。

姚燕语进去之后是苏玉蘅以及奶妈子带着孩子们先后进门,几辆马车上的人都下去之后,车夫牵着马车转到后面的马号去,门口的路畅通了,那辆等了挺久的牛车才开始缓缓地动了起来。

申姜看着所有人进门后,方朝着一个护卫打了个手势,然后指了指那辆牛车。护卫轻轻点头,等那辆牛车在前面的拐入树木之后方轻身跳上门外的一棵大树上,悄悄地跟了上去。

坐了一天的船大家都有些累了,晚饭便各自在自己的房里随便用了一点。

翠微有些不舒服没吃饭便睡下了,翠萍过来瞧姚燕语和孩子们,姚燕语这边有从船上就开始煨着的燕窝粥端了上来,和翠萍每人盛了一小碗。

“把我们叫过来了,他们却又不见了人影。”翠萍一边给姚燕语的燕窝加了一点糖,一边低声的叹道,“明天是小年了,不知道能不能回来?”

“先准备着吧,他们不回来咱们也得过。”姚燕语接过燕窝来,用汤匙尝了一小口。

外边有人说话,像是说天色已晚,不要紧的话就明天什么的。姚燕语侧脸问了一句:“是谁?”

“夫人,是申姜,说是有要紧的事儿要回夫人。”门口的紫穗说道。

“叫他进来吧。”姚燕语把燕窝放到一旁,拿了帕子拭了一下嘴角。

申姜进来后,见三夫人也在,便分别行礼请了安,然后回道:“回夫人,傍晚的时候从门口过的那辆牛车是茶商杜雨明的女儿坐的,这位杜大姑娘今年十十六岁,今天她是去城隍庙上香了,回来时恰好在门口经过。”

“和她一起坐在车里的是什么人?”姚燕语问。

“车里有一个她的随身丫鬟,大概十五六岁,叫香草,另一个是她的女教习,据说琴棋书画都十分精通,是杜雨明从京城专门请来的。”

“只有这三个人?”姚燕语蹙眉。

“是的,跟去的人看得十分清楚,牛车里只有这三个人。”

“京城里请来的教习……”姚燕语喃喃的看着手便的那碗燕窝,心想分明是姚雀华么!只是不知道她怎么摇身一变成了女教习了。

申姜躬身站在那里不敢出声。

翠萍也安静的坐着等了一会儿,方忍不住提醒道:“夫人,燕窝粥有点冷了,要不要叫她们拿去热一下?“

“不必了。”姚燕语说着转头看着申姜,低声吩咐道:“找人盯着那个女教习,看她每天都做什么。事无巨细,两日跟我回一次。”

“是。”申姜忙欠身答应。

“你去吧。”姚燕语摆了摆手。

等申姜出去了,翠萍又纳闷的问:“夫人,是有什么不妥么?“

“你猜我今儿看见谁了?”姚燕语自嘲的笑着。

“谁呀?”翠萍是一头雾水,申姜说的那辆牛车她根本没注意。

“我看见雀华了。”姚燕语抬手拿起燕窝来继续吃,面色已经恢复了冷静。

“啊?”翠萍惊讶的长大了嘴巴,半晌才问:“她不是出家了吗?”

“前些日子各地水患,她趁乱离开了庵堂,失去了踪迹。我和大姐派人四处暗访,原本想着她会痴心不改去廉州,想不到她竟来了东陵。”

“她居然跑去给人家当女教习?”

“这有什么不可以?她从小就刻苦学习琴棋书画,若真的比这些,大姐怕都比不过她。”姚燕语轻声哼道。

“可……她是怎么搭上这杜大茶商的?我听说杜家的茶叶可是贡品。”

姚燕语吃完最后一口燕窝,叹道:“是啊!赫赫有名的明前龙井就出自杜家么,当今皇上极爱龙井茶,杜雨明现在可是身价倍增了。”

“那三姑娘她……”翠萍迟疑的问。

“我想她未必敢用姚家的身份。”

“是啊,就算她说了也未必有人信。”

“生意人路子都广,这个杜雨明定然不是个省油的灯,那边的事情我们得多注意些。”姚燕语叹道。

“为什么不直接点破?那样不是少很多麻烦?”翠萍微微皱眉,因为这的确是个麻烦事儿。

姚燕语无奈的摇头:“这事儿我不能擅自做主,我得写信告诉父亲。”

翠萍没再多说,只劝了姚燕语几句,便告退回房去休息了。

第二天卫章等人果然没有回来,姚燕语和苏玉蘅,翠微翠萍四个人带着孩子凑在一起吃小年饭。

席间因见翠微依然恹恹的,姚燕语便问她那里不舒服,又劝她早些吃点药调养一下,过了年还有的忙。翠微忙点头答应。

这栋别院里种了很多梅花,此时梅雪相映,花香怡人,正是赏梅的好时候。因为是客居过年,所以不必准备年酒什么的,也没什么礼尚往来,难得清闲一回,姚燕语便将那些琐事放下,安心的陪着孩子们等待新年。

腊月二十八晚上,卫章和唐萧逸,葛海,赵大风四个人回来了。

家里的四个女人本来都睡了,半夜有被男人给吵醒,各自的屋里都是一通折腾。

姚燕语这边折腾完已经是五更天了,冬天夜长,五更天的时候外边还黑洞洞的,两个人都睡不着了,索性抱在一起聊天。

姚燕语跟卫章说看见姚雀华了,就在隔壁杜家别院里给人家的姑娘当教习呢,不过因为过年了,那姑娘带着她和丫鬟婆子们回了杭州。

卫章对此事不甚在意,不过夫人说的事情也不能装听不见,便拍拍她的肩膀说知道人在哪儿就好办了,先找人盯着她的动静,接下来怎么办还是听岳父大人的。

姚燕语往他怀里靠了靠,说我就是这么办的。

卫章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低声称赞我夫人办事自然是最让人放心的。之后又凑到她的耳边亲了一下,说反正天还没亮不如我们再来一次吧?

姚燕语手忙脚乱的推他,天很快就亮了,这点时间够你用的吗?

卫章却已经亲下去,一边啃一边呢喃,不管了,反正天亮了也没事儿。

本来以为没事儿,谁知道却出了大事儿。

夜里依依小丫头起来尿尿,听见外边有动静便问了一句奶娘怎么了,奶娘便告诉她是侯爷回来了,姑娘快睡,天亮了要一早去给父亲请安。

依依想着,娘亲说了,做儿女的一定要孝顺,每日晨昏定省便是孝顺。

于是乖巧的小丫头天刚蒙蒙亮就从热被窝里爬了出来,叫奶妈子给自己穿好衣服,脸没来得急洗就散着发辫跑去了母亲的卧室。

因为刚来这边别院,四家同住一个院子实在是有点挤,而依依也离不开姚燕语,所以便和奶娘睡在东里间,隔着一个两间通透的正厅,西里间便是姚燕语的卧室,小丫头鞋都没穿,直接踩着长绒地毯跑过去,一点声音都没有就闯进了西里间。

以宁侯爷的持久度,此时正在关键时候,姚夫人知道女儿跟自己隔着个两间屋子,那边还有奶妈子在,所以一直咬着嘴唇不肯出声,但到最后还是忍不住发出声音来。

于是依依小丫头站在床前的屏风的另一侧有点傻眼——娘亲怎么在哭啊?是爹地在打娘亲的屁股吗?

小孩子心里是藏不住事儿的,她想到娘亲被爹爹打屁股都哭了的时候,立刻吼了一嗓子:“爹爹!不要欺负娘亲啊!”

大床上,帐幔里,顿时安静下来。

卫章挫败的叹了口气,伏下身去不动了。姚燕语吓得七手八脚的拉过被子把自己裹住,并在被子里狠命的踹卫章——赶紧下去!

外边依依听见娘亲不哭了,便迈开小短腿往屏风这边跑。

卫章忽然喝了一声:“依依,站住!”

“呃?”依依吓了一跳,瘪了瘪嘴巴,乖乖的站住了脚步的瞬间,眼泪开始在眼睛里打转——爹爹好凶啊!!!

帐子里,姚燕语又在卫章的腰上拧了一把,愤怒的瞪他——你吓到孩子了!

卫章脸色堪比锅底,抬手拎过衣裳三下两下穿好便掀开帐子下床去了。

依依在看见她爹的那一刹那终于被突破了最后的防线,‘哇’一声哭了起来。

卫章还想训斥小丫头两句,责怪她大早起来就乱跑呢,一看她哭成这个样子,心又立刻软了下来,忙蹲下身去哄她:“哭什么?爹爹只是让你站着别动而已,又没打你也没骂你。别哭了。”

“依依别哭了,小哭包可不好看。”

“别哭了好不好,依依?再哭爹爹就不喜欢你了。”

“爹爹本来就不喜欢我!”依依哭了一通终于有力气反抗了。

“你如果不哭了爹爹就喜欢你了。”

“爹爹骗人!呜呜……爹爹连娘亲都欺负了……呜呜……娘……娘亲……”小丫头哭的抽不过气来了。

姚燕语已经手忙脚乱的穿好了衣服从床帐里钻了出来,走过去把女儿搂进怀里安慰:“依依别哭了,爹爹没有欺负娘亲。你看娘亲不是好好地?”

“唔?”依依果然止住了哭声,等着泪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姚燕语,然后小胖手摸了摸她娘的眼角,嘴巴一瘪,带了哭声:“娘哭的眼睛都红了呢。爹爹是坏蛋!”

“……”卫章无奈的撇开了视线。

丫鬟奶娘听见姚燕语说话,便知道她已经起身,忙端着水盆巾帕进来伺候。

姚燕语看了一眼依依的奶娘,皱了皱眉头没说话。奶娘便赶紧的跪在地上求饶:“是奴才一时没拉住姐儿,求夫人饶了奴才这一次吧,奴才再也不敢了。”

大过年的姚燕语也没心思跟下人置气,便摆了摆手让她退了出去。

依依看奶娘都跪了,才知道自己是闯了祸,便嘟着小嘴巴不敢再怎样,只凭着丫鬟伺候自己洗脸梳头。

卫章早就披衣出去了,早饭的时候都没回来。姚燕语对此事也闭口不提,但近身服侍的这几个人都看出来夫人生气了。

本来么,大户人家的规矩多,有些事情不言而喻,身为奶妈子这样的过来人若是连这点眼力价儿都没有,还怎么当差?按说这奶妈子也是精心挑选的,可偏偏却大过年的给侯爷和夫人添堵,夫人能不生气吗?

再往深里说,依依现在还小不懂事儿,将来再大几岁,又该如何?奶妈连这点都照顾不到,真的该去死一死了。

这个年自然是四家凑在一起过的,贺熙给卫章的书信压着年夜饭的时间送了进来,卫章笑着跟唐萧逸等人说老贺这信来的真是时候,于是一边笑一边拆信。

看罢之后卫章淡淡的笑了笑,把书信递给了唐萧逸。

唐萧逸没看完就惊讶的问了一句:“不会吧?皇上的妃子……怎么可以……”

“侯爷,皇上的妃子怎么了?”赵大风看向卫章。

“过了年,皇上要遴选妃子——而且下了特旨,妃子要从小户人家挑,世族大家的女儿不要。”卫章说道。

“这怎么可以?”葛海莫名其妙的问。

这种事儿皇后不说话,别人哪有置喙的余地?”唐萧逸笑着摇了摇头,把手里的信纸往葛海面前晃了晃,“看不看?”

“不看。”葛海摆了摆手,“皇上选妃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管打仗就够累的了,还操心皇上后宫的事儿?吃饱了撑的我。”

葛海说的不错,这种事情都不是他们操心的事儿,贺熙也只是例行公事把京城里发生的重要事情以及皇上的各种决定按时通报给他们罢了。于是众人将此事丢开,开始喝酒。

这个年过的很简单,也很快乐。年后卫章和唐萧逸四人轮流去水师驻地督军,然后空出时间来陪各自的夫人和孩子。

翠微的脸色还是不怎么好,姚燕语抽空儿给她把了一下脉,然后气笑了骂她:“自己怀孕了都不知道,以后别说是我的人。”

于是葛海乐翻了天,都大年初三了又傻呵呵的发了一遍红包。

于是赵大风把房门一关再也不许翠萍出门,风吹不到雷打不动的进行他的百年大计。

只有卫侯爷和唐将军两个早就当爹的人还算淡定,淡定之余便是多抽出时间来去忙军务,好让那两个乐傻了和急疯了的人缓缓劲儿。

过了正月十五,朝廷各衙门开始办公,姚燕语必须回江宁了。

江南春来的早,出了正月便是草长莺飞的季节。而大云帝都的北方却依然寒冷。

景隆三年,皇后贺氏跟皇上大婚一年半之后无所出,为祖宗江山计,诸位老王爷开始劝皇上纳妃嫔。

皇上却提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条件:若选妃嫔,必不要世族之女,尤其是四品以上的朝臣之女全都不得入后宫。

此言一提,便断了多少人的富贵梦。而姚远之则认为这样很好,最起码将来皇权更替之时不用担心外戚权势过大而影响皇上为大云朝遴选新主。

正当姚阁老为皇上选妃的事情操心的时候,姚燕语的一封书信打破了他沉静的心思——他那不叫人省心的庶出女儿姚雀华居然搭上了杭州大茶商!并且成了他女儿的教习!!

姚老看完这封书信坐在书房的椅子上半天没动。

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了一趟宗政府,把全省各地送来的待选女子的碟文挨个儿的翻了一遍,然后从江浙省的一叠卷宗里找出了这个叫杜若轻的姑娘。又经过一番沉思,大云首辅姚阁老还是没把这杜姑娘的碟文抽出来。

身为内阁首辅,他实在不该把手伸进皇上的后宫,即便他不是往里塞人而是往外撤人,此举若是被有心人知道将是致命的把柄,所以姚阁老还是忍住了。

可是姚雀华的事儿又不能不办。这个杜若轻天生丽质,被选中的可能性极大。若将来这位杜姑娘带着姚雀华入宫的话,岂不是大大的麻烦?

姚阁老的心思千回百转,之后终于狠下心来给姚燕语写了一封信,命人快马加鞭送往江宁。

同时,想利用皇上这次选妃做文章的大有人在。

后宫历来就是世族大家的必争之地,奈何年轻的景隆帝已经看到了此事的弊端,一定要在平民百姓甚至微贱的工坊商户里选妃嫔,这让帝都的各大家族着实气愤。

堂堂大云朝的皇上要人那些工坊商户之家做国旗,让那些贱民的女儿生的孩子主宰大云江山,这如何使得?!最关键的是,没有人在后宫打探皇上的消息,他们这些做臣子的又该如何自处?难道要去跟那些阉奴去套近乎吗?

于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各家开始花大力气寻找能够维护自己家族利益进宫的姑娘。

别家不说,单说安国公府看上的就是负责贡茶明前龙井的杜家。

安国公的儿媳妇娘家在杭州,因为机缘巧合她曾经见过杜若轻,当张世子一提及此事的时候,她立刻想起了这个杏花烟雨一样的姑娘,当即便打了包票,说自己推荐一人,必能入得了皇上的眼。

所以,杜若轻的碟文能够呈送进宗政府绝非是因为各省层层筛选,而是因为安国公府暗中运作的结果。

当日圣旨一下,那些有适龄女儿的人家十有八九都急着嫁女儿,像杜雨明这样的人不想让女儿进宫自然有的是办法。皇上又不知道杭州有个倾国倾城的杜若轻。

所以,姚远之当时幸好多了个心眼儿,没办杜若轻的碟文给撤下来。

------题外话------

首先,亲爱滴们要帮忙去收一下新文《权谋天下》吧!谢谢啦!么么哒!

嗯,接下来收拾的是姚雀华,猜对的亲们都有二十个潇湘币的奖励哦!

不过今天这章没有把她的结局写出来,不是偶故意拖,是实在要有个过程。

当然,大珠珠会努力二更,今天把她写完。

所以你们的月票呢?

推荐阅读:

末世之进化为王 彤姐的密私 作死炮灰,你别太爱![快穿] 替嫁给野蛮部落首领后 退役Alpha登上解谜恋综后 KPL:小孩才做选择! 独苗苗带着灵泉空间,回到前世 [综英美]“小丑”一思考,蝙蝠就发笑 万般皆你 闪耀之力开启,小金人抱头鼠窜 神秘复苏:地府恶鬼签到系统 魔法记录复生异世界那就好好生存 医女之念回千年 榆仙 抬位升咖:小叔叔宠妻无度 我在四合院做好人 村中老妇是高玩大佬 奸臣之妾 [综英美]猫和老鼠和蝙蝠 千金归来,被偏执霍少连夜逼婚 侯门主母重生后,全家都被骂哭了 年代文炮灰的海外亲戚回来了 冰上之歌[花滑] 暗恋你 快穿:我在功德当铺当掌柜 慢穿,扑街作者穿书修文爆火啦 无限之登顶的第二中州 手握异世界从哥布林打造世界IP 火中妖 捡漏大师 雨守夫人每天都在捂马甲 一人:融合凯多,震惊老天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