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大结局下

第二十四章 大结局(下)

纵然有再高的医术,也跟现代精妙的医学仪器不同。姚燕语在给宋老夫人的手术之前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

宋老夫人脑颅里有大量的淤血,已经昏迷了十七天,老年人骨质疏松,一摔骨头就断了,断裂的肋骨戳到了肺叶上,开始只是疼,后来渐渐地渗血,血已经在胸腔里积攒了不少,单凭身体本身的修复能力早就不够了。

因此,宋老夫人的手术分两部分,一部分是钻开头颅把颅腔里的淤血放出来,另一部分是打开胸腔,把胸腔里的淤血清理干净。

这两个部分不管哪一项,对当时的医学都是极端的挑战。饶是姚燕语被奉为神医,做出这样的决定时也众人纷纷质疑。

太医院和国医馆里几位医道高手在听说姚院判要把自己祖母的头颅钻个空,都觉得这位姚院判是疯了!把人的脑袋钻个孔,那不等于直接杀人嘛!

这女人真狠!居然能在自己祖母的头上下钢钻!

且不说亲戚朋友们怎么想,连卫章也觉得这事儿不靠谱,便悄悄地劝姚燕语:“实在不行就算了,老太太已经七十多了,就算是辞世而去,也算是高寿了。没有人会怪你的。”

跟方面的压力一起袭来,姚燕语这两日也是心事重重。听了卫章的话,便长长的叹了口气,转过身去没有说话。www.jygfa.com 玫瑰小说网

卫章知道她是不高兴了,便上前去把人搂进怀里,低头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我只是不想你太累了。”

“如果我去做,那么老太太还有三成的希望醒过来。如果不做,只怕用不了三五天她就去了。用这三五天的时间去博三成的希望,你觉得不值?”

“帐不能这么算。”卫章拉着人去旁边榻上落座,把人搂进怀里。

“我明白你们的意思。”姚燕语没让卫章说下去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在这之前,翠微和翠萍都劝过她,说夫人有太乙神针在手,为何不以针法为老太太疏通淤血?之前先帝爷失明,夫人不就单以银针便可治好吗?

姚燕语叹了口气问:先帝爷可有昏迷半月没醒?先帝爷当初是多大年纪?老太太现在的状况比先帝爷糟糕几倍,而且已经耽误了最佳治疗时机,淤血有扩散也有凝结,再等下去,就真的神仙也没办法了。

卫章以及姚延意,宁氏,姚凤歌,甚至王夫人还有姚远之也都劝过她,这件事情如果她不做,老太太真的去了也不是她的错。但如果她做了,老太太却依然去世了,她就要背负一个嗜杀祖母的骂名。

在这个百善孝为先的时代,嗜杀祖母乃是不赦之罪!

更何况,姚燕语身上还有一层神医的光环,她若是背上这样的罪名,让医学院数千学子将来如何从行医这条路上走下去?!

卫章低头看着怀里人泛青的眼圈儿,心底涌起一阵阵的怜惜和酸楚。于是忍不住低头吻了吻她的唇角,轻声叹道:“你想要做,就全力去做。我跟之前一样支持你。最坏的打算就是抛开这一切,带着孩子们寻一个世外桃源去男耕女织,反正我有的是力气,足以养活你到老,只要你不嫌粗茶淡饭难吃就行。”

姚燕语听了这话,含泪微笑,抬头回吻他刚毅的唇角。

三日后,给宋老夫人的手术在云都国医馆开始。

经过这些年的努力,帝都国医馆早就不是原来的样子。

首先从占地上已经扩大了四倍,根据不同的需要分出了几个院落,姚燕语还设计了相对专业的手术室。手术室里的条件虽然不敢说绝对的无菌,但也具备了大手术的基本条件。

在做这件事之前,姚燕语分别找了自己这几年培养的得意弟子谈了话,把这件事情的利弊都跟大家说的很清楚。

翠微和翠萍毫无疑问的选择追随姚燕语,华西淩更是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另外白家的当家人白诺竞白太医也表示出了自己的支持,并拿出自己收藏的一棵千年山参切片给老太太含着,用此吊住老太太最后一口气。

在这种至关紧要的时候,只要人还有一口气,就有希望。

姚燕语进手术室之前,姚远之扶着姚延意的手缓缓地走了过来,凝视着女儿半晌,方道:“放心去做,爹相信你能行。”

俗话说,父爱如山。到了这一刻姚燕语才体会到了这份深沉的感情。

姚远之深邃而坚信的目光和那一句‘相信你能行’仿佛是一针强心剂,把姚燕语心底的热情全部激发出来。

她的身体里装着一个现代的灵魂,又两世行医,跟宋老夫人也没有多深的感情。

可姚远之却不一样,如果老太太真的死在了女儿的手术台上,他夹在中间将以何面目见人?恐怕就是死了也洗不掉后世的唾骂。

可在这种时候,他依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除了家族利益之外,更多的便是对女儿的信任!

“父亲放心,女儿必会全力以赴。”姚燕语坚定而凛然的微笑,白皙的面容,清明的眉目,坚韧的眼神,明珠般无法掩饰的华彩,让她看上去宛如一朵风中肆意开放的玫瑰。

“去吧。”姚远之轻轻点头,目光从姚燕语的脸上撇开之后,又从她身旁身后诸人的脸上扫过。这六个人都是姚燕语精心挑选的助手,他们将全程陪同姚燕语做完这一件大云人听都没听说过的大事。

姚燕语应了一声,又看了一眼姚远之身边的姚延意和卫章一眼,微笑着转身带着她的助手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里虽然没有无影灯,但姚燕语早就让工匠以明镜和夜明珠根据光学原理设计制作了天光屋顶。房门关闭后,翠微抬手搬开门后的一只桃木把手,屋顶上的黑色丝绒布缓缓拉开,露出点缀着二十四颗夜明珠的明镜屋顶。屋子里雪亮一片,一根头发丝都看的清清楚楚。

有两个精通针麻和药麻的医女把宋老夫人从侧门里推了出来,手术床停在屋子正中。

姚燕语抬手,有医女为她带上天蚕丝手套。

“开始吧。”原本清婉的声音隔着面罩,听起来暗哑了几分。

“是。”翠微答应了一声,抬手揭去了宋老夫人头上的包头巾。

头颅淤血的位置姚燕语已经通过太乙神针诊断清楚,将要钻孔的位置已经把头发剃了去,露出雪白的头皮。

姚燕语行至手术床边,先去银针以太乙神针补气针法刺入宋老夫人的膻中穴,旁边的翠萍已经挂好了血袋,找到了手臂上的静脉血管,完成了输血的步骤。

各项准备工作完成后,姚燕语拿起了那只专门打造的钢钻,对准了宋老夫人的头颅。

那一刻,守在旁边的众人都屏住了呼吸,连素来恃才傲物的华西淩都默默地咬住了嘴唇。

外边,姚远之,卫章,姚延意以及王夫人宁氏等人更是倍感煎熬,似乎每一瞬间都有一年那么久。大家谁都不说话,只是安静的坐着,一个个宛如雕塑。

一个时辰之后,姚远之便有些受不住了。他的脸色开始苍白,严冬腊 ...

月,额头上却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姚延意忙拿了一粒丸药送到他的嘴里,旁边有丫鬟送上温水。

“父亲,您若是累了,就请去厢房休息一下吧。”姚延恩看着老父吞下丸药后,低声劝道。

姚远之轻轻地摇了摇头,没说话。

姚延意看了一眼卫章,薄唇抿了抿,默默地叹了口气。

卫章顿了顿,方劝道:“岳父大人担心老太太,但也要顾忌自己的身体。”

姚远之轻轻地叹了口气,等了半晌,在卫章还想再劝的时候抬手阻止了他:“也罢,我去厢房略靠一靠,等待会儿好了,你们立刻去告诉我。”

“是。”姚延意忙应了一声,和大哥姚延恩一起把姚远之送去休息。

又半个时辰过去,王夫人也坐不住了,江氏和宁氏以及姚凤歌扶了她去旁边歪着去了。

手术室外边的小厅里一时空荡起来,卫章也坐的不耐烦,便站起身来来回的踱步。刚好送姚远之去休息的姚氏兄弟回来,见卫章焦虑的神色,不由得一怔。

姚延意不等兄长说话便上前去问:“显钧,是不是燕语之前跟你说过什么?”

卫章默了默,又轻轻地叹息摇头。

“是不是……”姚延恩的眉头也紧皱起来,这件事他本来就不同意,但无奈父亲和二弟都说对二妹有信心——可这是有信心就能成的事情吗?

老太太若是就这样去了,姚家的名誉不会受任何的影响,况且老太太高寿七十多,这在大云朝已经是喜丧了。可万一老太太死在了姚燕语的手术台上,姚家定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姚延恩一向沉稳,这会儿也没办法冷静下去了,他转头看向姚延意,沉声叹道:“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怎么就不帮我劝劝父亲!”

姚延意皱眉刚要说话,卫章便打断了他,淡然说道:“燕语只跟我说老太太的手术大概需要两到三个时辰,现在还不到两个时辰,一切应在掌控之中。我刚才坐得久了腿有些酸麻才起来走两步,大哥不要想多了。”

姚延意暗暗地松了口气,内力却已经是一片兵荒马乱,贴身的中单早就被汗水湿透了。

可是到了这个时候,除了咬牙硬挺之外,还有别的办法吗?!

佛祖菩萨保佑,燕语,你一定不要让我失望啊!姚延意从心里默默地祈祷。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之后,姚延恩开始频频的看手术室的门。

姚延意心里也揪得紧紧地,但还能绷得住。相比之下,卫章就淡定了很多。

其实原本卫侯爷也是不淡定的,但看到他的两个大舅兄这副德行之后他就想开了。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一世骂名么?他卫显钧死都不怕,还怕个毛的名声?那玩意儿能当饭吃当水喝吗?大不了带着一家老小远走高飞,又能怎么样?

不得不说,卫侯爷真的耍起了光棍,真的是无人能敌。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去歇息的姚远之老夫妇也没办法再躺下去了,一个一个扶着儿媳丫鬟先后回来,看见这边坐着的儿子女婿后,又各自默默地叹息。

“显钧,不是说两到三个时辰么?”姚延恩从怀里掏出一块西洋怀表来看了一眼,蹙眉道:“三个时辰都过去了……”

“老大!”姚远之沉声喝了一句:“着急有用吗?”

姚延恩立刻闭上了嘴巴。

是的,事情到了这个时候,着急还有什么用?后悔还有什么用?姚延恩默默地想,什么都来不及了,大家还是想一想事情如果失败了,姚家将要如何面对接下来的事情吧。

“我觉得,我们应该相信二妹。她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姚凤歌打破了屋里的宁静。

姚燕语闻言抬头看了一眼姚凤歌,随后点头应道:“大妹妹说的是,二妹妹做事一向沉稳,她嘴上说有三分把握,心里必定就有六分。我们应该相信她。”

姚延恩错愕的看了看姚凤歌,又看姚延意,他实在想不明白这两个人为什么会对姚燕语有这种盲目的信任。还有父亲和母亲,他们的理智呢?明明是不可为的事情,为什么只要是二妹说了,他们都会无条件的去相信,去支持?

难道二妹真的像是民间传说的那样,是神仙下凡,有超乎常理的仙术不成?

正在众人正各怀心思,陷入不同的忧虑骄躁之中时,外面传来几声喧哗。

卫章皱着眉头起身至门口,刚要怒喝,但见一个穿着紫色绣金线蟒长罩衫的五品太监笑眯眯的走了过来,于是抬手拉开屋门,一脚迈出去。

“奴才给宁忠候请安。”来人乃是皇上身边的太监杨五福,如今也算是天子身边的心腹之人。

卫章淡淡的笑了笑,拱手道:“公公此番前来,可是圣上有什么吩咐?”

说话间,姚延恩和姚延意兄弟二人也迎了出来,王夫人则带着媳妇女儿一起避到了汉白玉雕屏风之后。

“皇上听说姚院判要给老夫人做大手术,心里很是纳罕,所以叫奴才过来瞧瞧,回去也跟皇上说道说道。”杨五福笑眯眯的说道。

姚远之淡然一笑,说道:“现在手术正在进行,我们也不好进去看。要不,公公和我们一起等一等?”

“好,好。”杨五福笑眯眯的点头。

姚远之抬手相让,杨五福怎敢跟首辅阁老耍大牌,忙拱手笑道:“姚阁老请。”

“请。”姚远之也不跟一个太监客气,转身率先入座。

众人又按照次序落座,外边有当值的丫鬟送了香茶进来,大家各自品茶等候。姚远之父子以及卫章依然各怀心事,但大家面上都淡定了许多,姚延恩也不再是之前那副焦虑的样子。

姚家人这般模样,倒是让杨五福心里暗暗地纳罕,心想莫不是那姚燕语真的是神仙转世,有起死回生之术?不然怎么姚家人能够如此淡定,一点都不着急?

如此下去,众人有煎熬了一个时辰,手术室的门终于从里面打开了。

姚远之猛然回头,强按着心里的那股冲动才没有立刻起身过去。

姚延恩和姚延意以及卫章却都没有那份定性,三人先后起身冲到门口,首先看见的是被医女推出来的宋老夫人,随后是华西淩和白诺竞两人。

“老太太怎么样?”姚延恩急切的问。

“差不多明天就能醒过来了。不过从现在起到明晚还是危险期,要由我们的人特别护理。”华西淩抬手摘掉脸上的面罩,深深地吐了口气,说道。

姚远之听见这话长长的吐了口气,扶着椅子扶手缓缓地站了起来。

已经傻愣住的杨五福终于回过神来,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惊讶的问:“这么说,老太太这病算是治好了?!”

“姚院判说,只要安稳的度过今晚,老太太就会好起来。”白诺竞也是一脸的感慨,饶是他医治病患无数,也无法在这一场救治中保持冷静,事实上,白太医此时全 ...

身的血液都是沸腾的,汩汩的冒着泡。

待医女推着宋老夫人从众人面前经过后拐进旁边的一间病室里去,姚远之方从震惊中缓过神来,扶着儿子的手匆匆的跟了过去。

“嘿!真是神了!”杨五福激动地拍了一下大腿,忽而在疼痛中回神,又问“哎?姚院判呢?”

众人闻言全都回头,却见卫章抱着脸色苍白的姚院判从里面出来,在经过杨五福的时候,微微蹙眉道:“杨公公,我夫人累坏了,若是皇上没有什么吩咐,我先带她去休息了。”

杨五福看着双目紧闭,面色苍白的姚燕语,忙拱手侧身:“夫人身体要紧,侯爷快请。”

卫章没再废话,直接抱着姚燕语出去了。

三个半时辰等于七个小时,虽然对于姚燕语来说,站七个小时的手术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可这次却跟平时不同。没有现代化的仪器,一切都靠她一个人去掌控,头颅胸腔两个致命的大手术加上连日来紧绷的情绪,虽然不至于耗尽了她的精神,但却让她在看见卫章的那一刻全身发软。

感觉自己倒入坚实而熟悉的怀抱里后,姚燕语便放心的睡了,她已经尽了全力,剩下的事情就交给老天了。

宋老夫人比姚燕语醒来的还早,当天半夜老太太就醒了,睁开眼睛很清醒的唤了一声:“来人?”

守在旁边的医女听见动静忙上前来,轻声细语的换了一声:“老夫人醒了?!真是太好了!”

旁边早有人飞速跑去找太医回话。名叫雪芽的医女则上前来握住宋老夫人的手温声问:“老太太,你现在是什么感觉?有没有哪里觉得不舒服的?”

宋老夫人看见一个一身白衣的恬静女孩儿,缓缓地摇了摇头,虚弱的问:“你是谁?我……这是在哪里啊?”

医女温声笑道:“老夫人,这里是国医馆,我是奉命照顾您的医女。”

“国医馆……”宋老夫人喃喃的说着,眼神一阵茫然。

白净诺和华西淩二人闻讯赶来,先后给宋老夫人诊脉并询问病情,一番折腾下来,大家都很兴奋,不过兴奋之余还是有些无奈,因为老太太醒是醒过来了,却忘了很多事,张口就唤着姚阁老的乳名,一个劲儿的问她的宝贝儿子中举了没有。

姚远之坐在老太太的床前抓着她的手一边流泪一边应着,说儿子已经高中头甲第二名榜眼,请母亲放心云云。

虽然老太太失忆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但她毕竟是醒过来了。而且华西淩和白诺竞都诊过脉,说老太太的身体已经脱离了危险,只要用心调养,就没什么大碍了。

这对姚家来说算是天上掉下来的喜讯。

原本已经准备办丧事的姚家上下如今喜气洋洋,姚府里里外外都洋溢着笑声。连最下等的婆子仆妇们也都拿到了大份儿的赏封,比添人进口过年过节都热闹几倍。

姚燕语睡了两天才醒,她一睁开眼睛便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大大小小五颗脑袋挤在床边,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她,在她睁开眼睛的那一刻,梳着双丫髻的那颗圆脑袋立刻凑上来,搂着她的脖子就哇的一声哭了。

姚燕语无奈的摸了摸女儿的后脑勺,叹道:“娘亲都要饿瘪了,你还压在我身上,是想把娘压成肉干吗?”

“娘亲,你怎么睡那么久嘛!”卫依依一边抹眼泪一边从她娘的身上爬起来,小嘴巴撅的老高。

“父亲都说了,娘只是累了,你还不信。”凌霄一伸手把妹妹抱下床,刚放在床边站好,那边凌浩凌溱两个又爬了上去。

卫章伸手把两个崽子捉回来放在地上,板着脸说道:“好了,你们的娘亲饿了,你们谁去瞧瞧饭菜?”

“我去!”凌霄立刻答应着往外走。

“我去!”卫依依迈着小腿跟了出去。

“我跑得快!我去!”

“我去,我去!”

凌浩和凌溱两个小崽子也急急火火的追着哥哥姐姐跑了。

姚燕语嗔怪的瞪了卫章一眼:“你又用这一招。”

卫章侧身上床,把人搂进怀里上上下下亲了一遍,才回道:“不管什么招,管用就行。”

姚燕语别别扭扭的推他:“再好的招数用得多了也会被识破的。”

卫侯爷撇了撇嘴,酸溜溜的说道:“对小崽子们来说,但凡跟他们至高无上伟大无比的娘亲有关系的事情,都是十万火急的大事,一个个都火烧眉毛似的,哪里还有工夫多想?”

姚燕语失笑的摇了摇头,某人吃起醋来毫无下限,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放过,她身为一个正常人还是不要计较了。

宋老夫人的事情惊动了整个大云帝都甚至大江南北。

这毕竟是一个没有现代科技的社会,开颅手术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而且任何事情只要被传说,都会被加上一层神秘的色彩。

一时之间,姚燕语的名字风靡大云朝。甚至有百姓们开始在民间修建庙宇,供奉姚燕语的塑像。

开始的时候,大家上香叩拜还只是为了消灾祛病,到后来什么求子求福的事情也有了,神医娘娘庙在各地陆续兴建,且香火日益旺盛,人气爆表。此是后话,不必赘述。

且说景隆皇帝听说昏迷了半个多月的宋老夫人真的被姚燕语医好的消息时,惊的半天没说出话来。

回完了话的杨五福躬身立在旁边,悄悄地看着皇上的脸色,半晌之后才道:“饶是姚院判的医术极其高超,在老夫人的手术完成之后也累的昏过去了。可见这事儿对姚院判来说已经是极限了。”

景隆皇帝点了点头,说道:“这倒是,当初她为了医治先帝,也曾昏厥过。朕听说她修习道家之术,颇有几分内家功力,太乙神针已经出神入化,那些疑难杂症在她手中已经不费吹灰之力,还真当她修成了神仙。其实如今看来,也不过是倾力而为罢了。”

“皇上英明,姚院判这是为了自己的祖母,不得不冒险,倾力而为。”杨五福从姚延意的手里拿了两千两黄金,自然要背面傅粉,不动声色的拂去皇上对姚燕语的疑虑。

景隆皇帝听了杨五福的话点了点头,又问:“姚院判提交的那本《大云药典》的正稿太医院看的怎么样了?”

杨五福忙回道:“今天早晨太医院的张老院令递了一份奏折,说的好像就是这事儿。”

“奏折呢?”皇上说着,一甩龙袍宽大的袖子,转身坐在了龙案后的椅子上。

“皇上,在这儿呢。”杨五福从龙案的奏折里翻找出张之凌的那份奏折,双手递了上去。

皇上接过那份奏折,展开之后大致浏览了一遍,便抬手拍下去,微笑道:“好,很好。”

杨五福偷偷地看皇上的脸色,见皇上是真高兴,也就放了心,没再多说。

第二日,皇上的圣旨便送到了宁侯府。

圣旨的大意是:国医馆右院判姚燕语精诚研修医药医术,呕心沥血利用八年的时间编纂完 ...

成《大云药典》这一旷世奇书,造福百姓,为国为民,为大云医药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此乃不世之功,理应名垂青史。因此,晋封右院判姚燕语为正一品院令,全面负责国医馆和药监署的一切事宜。希望姚院令不要辜负皇上的圣恩,能够再接再厉,为大云医药的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云云。

这一道圣旨,等于把大云国医馆和药监署全部交到了姚燕语的手里。可谓是羡煞旁人的好事。

虽然国医馆一成立就是皇家专门给姚燕语搭建的舞台,药监署更是姚燕语一手承建发扬起来的,但那都是内里的事情。

国医馆正一品的职衔空着,药监署的最高长官也空着,这就是多少人垂涎的肥差。虽然明知道那是姚燕语的地盘,但只要皇上不发话,便总会有些人会无耻的惦记着。

如今圣旨一下,所有的人都死心了,姚燕语以及姚家众人也都放心了。

宁忠候府一片喜气洋洋,姚府也一扫往日的沉闷之气。

虽然老太太丧失了一部分记忆,每天都拉着姚延恩叫姚远之的乳名,一遍一遍的说着姚远之年轻的时候没做官之前的事情,但她终究是保住了一条命,和死亡比起来,丧失记忆这件事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

况且姚燕语还说,老太太丧失的那部分记忆还有可能恢复,说不定哪天她会把所有的事情都想起来呢。

所以,朝廷上下的人包括皇上都认为姚阁老肯定会回到朝堂,继续担任首辅之任。

毕竟这几年的景隆新政的主导者是姚阁老,而且新政初见成效,正是邀功的好机会,任谁种了大半年的庄稼到了收获的季节都不会放手。

年关将至,朝廷各衙门开始整理一年的公务,准备封印过年。

崇华殿内阁里,首辅姚阁老不在,其他六位都各自忙碌,力争多分担一些政务,自然也多挣几分权势,等内阁重新推举之后,不管姚阁老是否继续留任首辅之位,自己都能多几分话语权。

就在所有人都在为将来打算,甚至连陆常柏都盘算着接下来的三年该如何给姚远之多添点麻烦,如何从他手里多争几分权势的时候,姚远之的一封请辞疏递到了皇上的龙案上,让乾元殿,崇华殿甚至文武群臣的下巴都掉了一地。

这第一份奏疏虽然引起了众人的侧目,但皇上却没当回事儿,他认为姚远之这是做做表面文章,于是安慰了几句,以家国大义为由,拒绝了姚阁老的请辞,让他继续留在内阁。

皇上批复下来之后,姚远之又上了第二道请辞疏,这一道奏疏言辞恳切的说自己的老母亲年事已高,自己却未曾在床前尽孝,之前母亲病重对自己来说是一次警示,让他深切的体会到‘子欲养而亲不待’的痛苦,况且姚阁老自己也已经五十多岁,这次大病之后,身体已经大不如前,若继续留任首辅之位,恐怕会耽误了朝政,所以请皇上开恩,准许自己回乡致仕,侍奉老母,云云。

这一道奏疏被皇上留中未发。不过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此事很快被崇华殿的几位阁老知晓,某些人的心思又活泛起来。

在姚远之准备写第三道奏疏的时候,皇上的心腹太监杨五福又来了。

姚远之正在宋老夫人跟前侍奉汤药,姚延恩代父出迎,把杨公公让至前厅奉茶。

杨五福是带着皇上的赏赐来的,姚家人自然不敢怠慢,一番跪拜谢恩之后,杨公公对姚延恩笑道:“皇上很是挂念老夫人的身体,所以叫咱过来瞧瞧,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皇上有话,不方便也得方便。

姚延恩先派人去老夫人房里传话,然后亲自带路,引着杨五福去看老夫人。

宋老夫人如今还糊涂着,她的记忆停留在姚远之三十岁中探花那年,所以看见头发胡子已经花白的儿子根本就不认识,若不是母子之间有一种天性的亲密,她甚至都不让姚远之进她的屋子。

她现在已经把五官神态酷似父亲的姚延恩当成了自己的儿子,见了姚延恩,便叫着姚远之的乳名,攥着孙子的手不放开。

对于此事姚远之着实苦恼了一阵子,不过经过这十来天的调理,眼见着老太太的身体渐渐地好转,姚阁老便将此事渐渐地放下了。老太太认儿子还是认孙子什么的都不重要了!

姚燕语对此事也有些无奈,除了跟家里人解释之外,她每天都会亲自给老太太施针,以太乙神针针法和自己强大的内息调理老太太的脑神经和大脑记忆反射区,希望她能早一天想起所有的事情。

杨五福进来的时候,刚好看见姚远之给老母亲喂汤药,而宋老夫人正在找茬,说什么也不喝药,任凭姚远之怎么劝,她都说那一句话:我不认识你,谁知道你给我喝的是什么。

姚远之万般无奈,哭笑不得。

“老太太,皇上身边的杨公公来瞧您了。”姚延恩上前去,半跪在老夫人跟前。

“懋哥儿,你来了。”老太太一看见大孙子,立刻眉开眼笑起来。

姚延恩无奈的看了一眼姚远之,‘懋’乃是父亲的乳名,自己怎么敢答应呢。

姚远之瞪了他一眼:老太太叫你呢,还不敢进的应着。

姚延恩只得答应着从姚远之的手里接过药碗,自己尝了一口药,方又舀了一勺送到宋老夫人唇边,温声道:“老太太,着药不冷不热,刚好用。”

“好。”宋老夫人乖乖的张嘴喝药。

旁边杨五福看了半日,见这老太太是真糊涂,便轻轻的叹了口气。

杨五福从姚家离开的时候,又帮忙带上了姚远之的第三封请辞疏。

回到乾元殿后,杨公公把在姚府所见到的一切都如实汇报给皇上,皇上听完之后沉吟半晌,方缓缓地叹道:“朕知道了。”

第二日早朝之后,皇上一道圣谕把姚远之招到了乾元殿。

君臣二人摒弃了所有的内侍宫人密谈了一个上午,姚远之走后,皇上又分别召见了内阁的几位阁老。

每位阁老在乾元殿里留的时间长短不一,但每一个都是单独觐见,与君密谈,旁边连端茶递水的宫女都没留,更别提史官等人。

所以景隆皇帝跟他的内阁大臣们到底谈了什么,众人不得而知。

腊月二十三这日,皇上的圣旨终于下来了。

姚远之上奏的请辞疏皇上准了,姚阁老以宰辅之尊致仕,享宰辅的一切尊荣俸禄。但只许他辞官,却不许还乡,皇上的理由也十分的冠冕堂皇:云都城里有最好的太医,姚老夫人留在京都更有利于养病。

对于这个结果,姚远之很满意,当即叩头谢恩,山呼万岁。

另外,皇上对于内阁的人员作了相应的调整,内阁首辅之职由封绍平继任,陆常柏为次辅。

因为姚阁老致仕,内阁七人少了一人,便由靖海侯礼部尚书萧霖补上。礼部尚书一职则由原礼部右侍郎暂代。

对于宁侯府来说,失去了一个首辅的岳父,又送进去一个萧霖,虽然看上去是失势了 ...

,但凭着萧卫两家的关系,再算算萧霖三十出头的年纪,应该说是赚了。

首辅的权柄基本按照姚远之的计划进行转接,景隆皇帝年轻有为,知人善用,每一步都走的踏踏实实。

很快就是春节,宁侯府今年喜事多,宁侯夫妇双双加官进爵,这个春节更显十二分的热闹。长矛大总管带着府里的几百名家人把宁侯府里里外外收拾的喜气洋洋,大红福字,春字,吉祥春联,大红灯笼,五彩桃符等应有尽有。

凌霄年长,懂事许多,还算稳重。依依去江南的时候还不懂事,凌浩凌溱两个更是在江南出生的,这回是头一次回宁侯府,三个小崽子在江南那种精巧的园林式宅院里长大,乍然回到宁侯府豪放大气的宅子里后实在兴奋,每天都在撒欢儿。

除夕夜,长矛大总管别出心裁,把年夜饭设在了宁侯府新扩建的侯府东苑。

姚燕语看着丰盛的年夜饭和欢天喜地的孩子们,不由得感慨的叹了口气——当初的兄弟们都已经成家生子,如今过年大家也不能凑在一起了,说起来今年的年夜饭倒是不如之前热闹。

正感慨间,忽听外边一串笑声传来。于是转身看时,却见阮夫人和苏玉蘅以及翠微翠萍四个人各自带着丫鬟婆子以及孩子们说说笑笑的来了。姚燕语看见众人后面还跟着二十几个青衣小鬟,手里都提着各式食盒便笑道:“你们这是自带吃食来我这儿过年了?”

阮夫人笑道:“咱们可是有几年没在一起守夜了,好不容易今年凑得齐全,说什么也要好好地热闹热闹。”

姚燕语转头看着已经互相搂抱着乐成一团的孩子们,会心的笑道:“今晚咱们热闹个通宵,谁也不许睡。”

“夫人有命,咱们岂能不尊?”苏玉蘅等人也都笑了起来。

景隆六年的除夕夜,宁侯府东苑里觥筹交错,笑语连连,是宁侯府建府以来最热闹的一个除夕。

至子时,各式各样的烟火漫天绽放,微醺半酣的姚燕语靠在卫章的肩头看着夜空中绚丽的烟花,不由得轻声叹了口气。

“怎么叹气?”卫章紧了紧手臂,低声问。

“我觉得,这辈子,已经值了。”姚燕语轻笑。

“这就知足了?好日子还在后头呢。”卫章侧脸,在漫天花雨里轻轻地吻上她的额角。

姚燕语微笑着闭上了眼睛,全身放松靠近卫章的怀里。

是的,有你陪伴的日子,都是好日子。

与你携手白头,这样的好日子还有很长,很长……

------题外话------

亲爱滴们,《侯门医女》这本书就到这里了。

感谢大家陪着珠珠一路走来,尤其是在最近我老爸出事的这半个月里,你们给我的留言,给我老爸的祝福以及对我的关心,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力量,让我能在累趴的边沿,撑着一口气在医院的停车场把大结局写完。

虽然这些天码字的环境不好,但大珠码字的心情却是无比冷静的。我知道,大家越是支持我,我就更应该好好地写结局。不能烂尾,不能草率,至少也写得自己满意。

衷心感谢大家的一片深情。

明天老爸出院,后天送儿子上学。《权谋天下》暂时定在九月一号恢复更新,坚强的珠珠会一直以文字的方式和大家在一起。

你若不离,我便不弃。

亲爱滴们,让我们继续携手并进吧。

推荐阅读:

医品剑仙 国家帮我检验过,军婚老公很硬核 说相声,你是最不务正业的厨子 斗罗霍雨浩:开局九个圣杯除三害 大明暴君,谁挡朕变法,谁就得死 掐指一算,五婚临门 藏起孕肚:恢复亿万千金身份,离婚! 玩家今天团灭了吗 向鱼饼发起冲锋[gb] 快穿:万人迷总陷入修罗场 四合院里随大流 作精美人太娇,把男主迷疯! 我魔尊的徒弟怎么可能是正道之光 独奏诸天 叮!您的可爱已上线 原神:统御诸海之神 我的玄幻模拟器 穿成八零新婚夜,奶狗他比糙汉香 娱乐:从取代老谋子捧红巩皇开始 LOL:开局满属性中单 神级影视:开局拉着九叔盗墓 皇后娘娘的亲闺女回来了 我绝不是救世主[西幻] 御兽:我开局修改SSS圣级妖兽 疯子才不要虐文剧本[快穿] 航海:开局天龙人,拿下汉库克 跳海假死后,反派偏执了 大反派他不太对劲(女尊) 穿书之清冷师姐在线崩人设 超级定位之搜刮全宇宙 港片:趋吉避凶,我只想赚钱啊! 网游之幸运龙骑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